不再從工作掌聲中得滿足

不再從文/凱特

第一次接觸學園傳道會是十一年前,當時我和先生正在交往中預備進入婚姻,參加了一個由台北教會舉辦的社青營會,當時講員就是馮姐,她在課程中鼓勵女生們,婚後如果可以,媽媽自己帶孩子,為孩子打下好的地基,建立安全感。所以婚後當我們有了小孩,我就離開原本的工作,選擇在家照顧孩子,我們夫妻期盼為孩子建立好的信仰基礎,帶領他們從小認識神,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非常用心的陪伴孩子成長。

工作家庭蠟燭兩頭燒

但是就在老大4歲,老二2歲半的時候,先生工作的公司發生重大危機,於是我們夫妻禱告後,決定結束全時間陪伴孩子的生活,重返職場。當時上帝十分恩待,預備一份讓我能夠帶著孩子上班的工作,那就是在教會擔任行政同工。於是老大進入了幼兒園唸中班,而老二就陪著我上下班。雖然帶著孩子工作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而我心裡是享受在那份忙碌且充實的生活,但一件意外的驚喜降臨,在工作不滿三個月時發現懷了老三,心裡有一點掙扎要不要離職,很快我就決定繼續向前走,不希望放棄工作。

工作的頭一年還算遊刃有餘,但隨著老三出生,忙碌的程度劇增,很多沒有意料的情況發生,當時老二剛進入幼兒園,個性害羞的她,非常不適應幼兒園的環境,每天都是哭著進教室,整整哭了一個多月,而我卻沒有心力安撫她,因為送完兩個大孩子上學後,我緊接著要帶老三進辦公室打卡。

用工作掌聲取代喜樂滿足

我以為隨著時間過去,工作越來越上手,對家庭就更能兼顧,但事實上工作量越來越多,我常需要一邊餵母奶一邊回e-mail 或發簡訊連絡事情,那時我變得很易怒,常會因為孩子吵鬧,或者不願意照著我為他們安排好的計劃進行時,心情就特別煩燥,像是在接送孩子上下學的途中,希望他們能夠整路都很安靜不要發問任何問題,因為我心裡的思緒都在想著未完成的工作。

每個週六也因為需要完成隔天主日的預備工作,晚上回家的時間變得不固定,三個孩子就只能交給先生照顧,還好生先沒有任何一點埋怨,只是擔心我這麼晚回家安全嗎?我們的家庭時間和教會時間幾乎是重壘,生活就等於是教會事工。這個情況持續了三年,直到2年前,馮姐來到台中演講,我才發現因為過去在育兒生活中沒有得到掌聲,現在在工作裡找到了替代,工作帶來成就感和滿足,所以不願意放棄在職場的舞台,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的插頭插錯了位子,我用工作上的掌聲代替上帝給我的滿足和喜樂。

回家陪伴孩子  重拾關係美好

所以當演講結束後,我反覆的思索演說的內容,再加上之前有位已經在婦女小組多年,跟我同教會的好姊妹幾次勇敢的勸說,終於我提出辭職,決定再次回家陪伴孩子。陪伴的過程依舊會有挫折和疲累,但是我看見上帝不斷地鼓勵我,也幫助我用新的眼光去欣賞孩子,接納他們不同的特質,當然最大的改變是我和先生之間的關係,過去因為工作忙碌,回家之後還有年幼的孩子要照顧,身體總是很疲憊,沒有辦法好好的滿足先生的需要。

現在我學習分配時間把體力保留在需要的地方,每天能夠好好的照顧孩子也能夠看見先生的需要,有時候我們會在夜晚等孩子入睡後,在家看一場電影或影集,這些都讓我們的關係更靠近,感謝神!讓我再次回家陪伴孩子成長,重新拾回家庭關係裡的美好,更感恩的是在去年底,神又賜給我們一個產業,現在我們一家六口快樂跟隨天父腳步。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