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

我 願 意文/鹽鹽

先生經常性的喝酒,總是帶著醉意步履蹣跚回到家,雖未影響工作,我和孩子很受影響,我覺得好難!好想哭!我可以做,但要接納先生喝酒,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難了!正值青少年的孩子更是不能認同父親的行為,兒子最近從未叫過一聲「爸爸」…。

酒後父子衝突  絕望想離婚

去年農曆年前幾天凌晨1點多,父子發生爭執,酒醉的先生失手拿煙灰缸打傷了孩子的臉頰,當場鮮血直流,在危急中先生突然清醒過來喊著:「快叫救護車!」我看著孩子進手術室後,眼淚不聽使喚的流出…。孩子傷口痛,我的心更痛!出院回到家,看見客廳散落的酒瓶…,我心裡歎息,對先生的行為感到絕望!我心裡埋怨:難道只有喝酒,不能做些什麼了嗎?

這次的事件讓我心灰意冷執意要離婚,先生也已在空白的離婚協議書上簽字,就等年後上班日馬上去辦!

年後回到家當晚,小組長關心問我:「過年好嗎? 」我向小組長坦白兒子的臉被爸爸砸傷,血流不止緊急送醫的事。當晚小組長約我見面;小組長希望我不要將困難看得比神大並要倚靠祂,自己退下寶座,求主接手。他強調身體上的肢體受傷時,我們不會將他砍了棄之不顧,對婚姻最親密的關係也是如此。小組長給我真理的話語,我的心蒙神光照了;然而回到生活,我看到孩子們身心靈受傷、先生看似沒救了…等現實,我的心又關上了。我跟先生的關係凍結,彼此沒有對話沒有互動,先生下班回家,在自己的房間內看電視,他的衣服也自己洗;我不想了解他,完全不能接納他,甚至我打從心裡不想繼續一起生活…。我心裡充滿矛盾,內心好痛苦!

從上帝來的平安 讓我願意努力

但我還是持續參加學園婦女小組,神的真理一點一滴的融化我,每次聚會前小組長輔導和陪伴,在小組中姐妹們用自己的生命經歷扶持和代禱,再次被提醒堅定持守真理的重要。逐漸地我的心得著力量…。最後我降服了,我願意選擇敬畏神,禱告求神降下醫治,我看到孩子的傷口漸漸得著醫治,慢慢痊癒了。在主裡面,我知道心靈的傷痕也會得著醫治修復。我經歷到:平安不在人的身上取得,而是從神而來。目前的狀況不會是永遠的狀況,我願意倚靠神與神一起同工。雖然關係中有衝突,但是願意多一點了解、無條件的付出、關心、接納、包容、道歉、原諒…等,受傷終會醫治痊癒。雖然常常不是一次到位,但我願意為了彼此而努力,這就是家。

我願意一起面對

我寫信給先生:

我看到你為這個家的付出,盡力的工作,休假時幫忙做家事,一起準備晚餐,擔心孩子吃得少,是那麼願意為孩子買吃的…。 我很感謝你,但我真的不喜歡你喝酒,我也生氣你喝酒後的無意識;這一次喝了酒情緒失控打傷孩子,(我知道孩子也有不對,對你的態度不尊重),我們需要幫助,面對酒癮這個問題,讓我們共同努力,營造家的美好、平靜與完整。

我願意不放棄 饒恕帶來自由

我也寫給孩子:

親愛的孩子們:

我想要的家是平靜、安穩,你們想要的家應該是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爸爸想要的家應該也是如此吧!或許不盡相同,但家對每一個人是這麼的重要,每一個角色也都缺一不可。哥哥的傷口經過止血、注射消炎藥、消毒、縫合、包紮,傷口腫脹、疼痛,慢慢的得到緩解日漸好轉,我們內心的傷口或許需要更久的時間才能癒合,謝謝你們一起面對一起努力!

這次的事件我們的身心靈受創,我們失去了平安,因為我把困難看的比神還大,認為目前”切斷關係”是最安全的唯一路徑,以為從此不相往來對彼此是最好的;但爸爸他是生病了,他需要醫治,我們提供戒酒資料給爸爸,希望藉這個機會他願意面對;身體上的肢體無用或受傷我們不會棄之不顧,爸爸的喝酒造成關係的危害,我們可以選擇放棄,但我們得到是不放棄的愛,才有今天的我們,不是嗎?你們幾時願意饒恕,不是媽媽可以左右;但我深知饒恕帶來無比的自由與釋放,我希望你們學習饒恕和經歷平安,求主幫助我們!

我願意等候孩子們的諒解

兒子受傷後一直住在舅舅家,4月中旬我跟兒子說:希望兒子回家住,兒子生氣的反問:「為什麼他(爸爸)還住在家裡? 」,接下來兒子悶悶的不太講話…。我試著擁抱孩子說:「我們是家人,重要的是關係… 。」兒子哭了,他指著自己臉上的傷口,激動的說著:「我難道不能選擇?不要跟不想住的人住在一起嗎? 」妹妹也哭了,不理我獨自走進房間,我知道要倚靠神,可是頓時我很難過,心被撕裂般的疼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願意不將難處看得比神還大

當晚我給孩子們寫了信:

孩子們,媽媽對不起你們!吵吵鬧鬧、分分合合的生活,沒有給予你們安定的家庭。我再次領悟到,爸爸喝酒這件事和我不喜歡爸爸喝酒是兩件事,許多的事因為錯誤的對待而做出錯誤的事。以前面對婚姻的困境,媽媽無法忍耐,認為自己做不到!種種的狀況和心裡的害怕,讓自己更想逃。現在媽媽雖然做不到,但我跟上帝呼求說:「主啊!這是我做不到的,求你幫助我!」媽媽深知這是我要學習的功課,需要面對問題,不能再逃避並要持守自己該做的。我學習不要放大爸爸的過失和缺點,不在懼怕裡處理事情,不將難處看得比神還大。

這次的事件對大家的傷害又重又大,每個人都不好受!這不是單單一個人的問題,我們需要一起承擔、一起面對這個困難。看來殘破不堪,神會親自修補,我選擇相信神,風雨中祂仍掌權。媽媽在2月份某個主日結束後等電梯時,見一個小孩躺在地上,為什麼我可以及時伸出我的手?對爸爸卻做不到?打從心裡無法接納他?我呼求主醫治我內心深處!我接納爸爸,我不是認同他的喝酒、失手傷人等「錯」的事,而是選擇交託給神,我不抓住對方的對與錯,做我該做的事,因為審判在於神!目前我持守做對的事,盡一個妻子的責任,繼續愛他。謝謝你們願意為這個家努力。

我願意將父子關係交託給主

有姐妹好心介紹學生住宿的學舍資訊給我,希望孩子住外面一方面孩子學習獨立,一方面也成為父子關係的緩衝。我感謝姐妹的熱心協助;但「自己的孩子自己教」的信念在我心裡,我相信上帝會在父親和孩子的關係中,所以沒有和兒子提這件事。在一個下著雨的晚上兒子如期搬回家來。

小組長為我祝福禱告:父子之間沒有什麼解不開的結,沒有什麼不能原諒的過犯,禱告父子之間能夠放下自己的傷,彼此饒恕和好,求主的愛融化父子之間隔斷的牆。我也明白孩子們是透過母親的眼光來看父親,當我穩定下來後,漸漸的孩子也不再促使離婚和搬家的事;有幾次爸爸和妺妹玩撲克牌,妹妹讚嘆爸爸厲害!父女倆有說有笑,兒子也跟爸爸恢復關係,言行舉止敬重爸爸。

在一次又一次的經歷中,我深知神從未放棄和真實的同在,神賜下自由意志的寶貴,我要為所選擇的負責;在人看有許多方法解決困難,神要我面對問題並要我的生命長大成熟。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是的,我明白了:要如何使未信主的家人「得生命」?我需要做的是交託給神、倚靠神。家人不認識神,持守真理讓人看出神就在我們當中,是家人認識神的路徑之一。

我願意平靜不灰心 滿懷盼望

4月中旬某週三先生休假,我邀約先生參加晚上的婚姻班,他一口回答說:「不太想。」我失望的打退堂鼓說:「好吧!」轉身就要走,心裡突然有個感動:不要灰心要看到盼望,回頭對他說:「『不太想』,就是『有點想』囉!等我下班一起去婚姻班。」他居然回答說:「好啦!」

下班大約6點回到家,先生在睡覺,不曉得是不是白天有喝酒,完全沒有回應不易叫醒;我立馬準備晚餐,叫了幾次「提醒」先生6:30出門的時間,後來他自己起床、洗澡,行動緩慢,還有幾次又躺回去;我居然可以平靜安穩,陸續完成晚餐和其他事,也接納先生的慢動作6點45出門搭公車7點半到達;我發現自己不一樣了…。

8月份某一天晚上10點左右接到先生來電說,「他在警察局……。」我急忙出門,聖靈幫助我裡面很平靜,相信先生不是有意犯錯,也不會主動攻擊人,雖然經常喝酒酒醉,他是一向奉公守法的;到了警局,經過一番波折得以平安回到家;先生仍說著醉話。我心疼先生,同時間我預備好浴巾、換洗衣物;並關心他的手痛不痛、為他擦藥。先生仍有醉意卻若有所思的說著:「你不一樣了…你不一樣了…」我的心裡很得安慰!

我願意每天都為了目標所做而歡喜

以前的我總是躲起來哭,為什麼現在做得到? 我說是神做的,你相信嗎? 我想到在環境惡劣的沙漠或是冷地的小花綻放著,不就是天父的供應嗎? 我也要在這裡見證是神全面的供應,感謝主透過教會的主日信息和小組,學園婚姻班、婦女小組雲彩般的見證,姊妹的扶持;還有小組長的及時止血真理的引導,使我支取從神而來的力量,得以平靜安穩。

參加學園婦女小組1年半的時間裡,害羞和自卑等種種因素,在訴說家裡的事更是有些難為情,小組裡姐妹真誠的生命分享和安全的環境中,自己受益很多。

在姐妹們的鼓勵下,我明白了一件事:不是達成目標的那一天才見歡喜,而是每一天都為了目標所做而歡喜。在環境似乎沒有改變的情形下,我能夠靠主勝過情緒,選擇勇敢面對和不受傷,不是等有好的感覺才願意做出對的行為,也學習看先生所做到的。

因著神,我的生命不再一樣了。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