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躁鬱咒詛為祝福

文/微小

我罹患躁鬱症已經二十多年了,記得剛發病時,我的母親帶我去好幾處宮廟問神明,主要原因是我的行徑像個靈媒,我可以感受、甚至可以看見那些鬼、神。但是那些宮廟的神明幫不了我的忙,最後我母親帶我去精神科就診,我住進了精神科急性病房。當時,男友來家裡提親的行程被取消了,他跟我說:「我不要一個瘋子當老婆。」他離我遠去。對我而言, 躁鬱症就是一個咒詛。

躁鬱住院讓我遇見了神

直到我第二次躁鬱症病發,被送進基督教醫院的精神科住院。在我人生最大的困境中,我遇見了神。那時,有基督徒到醫院教唱詩歌-寶貴十架,我看著歌詞、音樂一起,我淚流不止。當時心中有段我與耶穌的對話:「全世界只有祢了解我的苦。」 我要出院的那一天,我開始浮躁起來,我感受到有一些東西不想讓我出院,於是我開始打坐、唸佛號,但都無法使自己平靜。

我突然有個念頭,這裡是基督教醫院一定有聖經。於是,我去借了一本聖經,打開剛好是耶穌的家譜,我無法專心讀,於是手指著經文,一個字一個字唸出來。很奇妙地,我的心就慢慢靜下來了。 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耶穌的能力大過民間的神明。因為有這樣的感動與經歷,後來有人在公園向我傳福音,我馬上歡喜接受。

剛信主後,有次讀到聖經中的一段故事,有一個主所愛的人拉撒路病了,他的姐姐打發人去見耶穌。耶穌聽見後,卻說:「這病不致於死,乃是為  神的榮耀。」我彷彿也聽見,耶穌對我說:「微小,這病不致於死,乃是為  神的榮耀」。這個讓我從來不敢跟外人道的病,耶穌卻對我說,我這病是為了要榮耀祂。我好感動! 這讓我走出過去傳統宗教的「前世今生」被咒詛「因果論」的束縛,我的這位真神是讓我抬起頭來的神。

明白自我價值,是神所喜悅的女兒

長期在社會對精神病貶抑的風氣下,我的自我價值非常的低落。當我第一次來到婦女小組,我跟大家說我患有躁鬱症一事。那時,副組長跟我說:「微小,你知道嗎? 你好寶貴,你是萬軍耶和華的女兒,你是公主。」我聽了眼淚奪眶而出,從來沒有人跟我說,我好寶貴,我是公主。我在婦女小組裡,我明白我的身分與價值,我是好的、是甚美的、是上帝所喜悅的女兒。

信主後兩年,我的躁鬱症再度復發。我跟小組長說:「我好害怕再住進精神病院」。但她卻堅定地對我說:「你不會再住進去的!」我也不知道他哪來的信心如此說? 不過,他說對了! 信主12年間,我反反覆覆發了幾次病,我真的沒再住進精神病院。其實,我信主後的病情並不亞於信主前。我覺得最大的不同是因為我有上帝。

真理刻畫在心 奉主名斥責撒旦

幻覺是我的病徵之一,民間宗教的神明常常出現在我的幻覺裡。雖然是病徵,但對我而言卻是真實地與偶像面對面爭戰。有次,我跟小組長說:「我需要更了解撒但」,但小組長卻跟我說:「你應該是要多了解真理。辨識假鈔的方式是多了解真鈔,唯有如此,才能一眼就看出假鈔來。」所以,每次發病,除了聖經之外,勝過黑暗和擊開綑鎖,是我必讀的書。特別是勝過黑暗的「我是誰」和擊開綑鎖的「教義宣言」,我會照著書上所建議,每天把我是誰的清單和教義宣言朗讀一或兩次,連續兩個星期,甚至更久的時間,讓這些真理刻畫在心裡。

當我在狂躁自以為是神時,「教義宣言」就發揮作用了,只有一位又真又活的上帝。我對自己說:「不是! 不是! 我不是神,我是微小。」當黑暗的勢力呼喚我回到觀世音菩薩、如來佛身邊時,「我是誰」的真理就會跳出來,我對自己說:「我是神的孩子,我是光明之子,不是黑暗之子。」當我看見天空中有好多神明出現,伴有閃電雷轟,彷彿在一場爭戰中,我好害怕。我祈求上帝保護我,並奉耶穌的名斥責撒但退去。我想若不是神的保守,我可能早已經精神分裂了,或是仍在自己的幻境中走不出來。

在我裡面的比在世界上的更大

我在憂鬱期常常躺床,腦中充滿負面、死亡的念頭。我走在路上看見公車,就有股衝動想一頭撞上去。搭捷運時,就想跳下鐵軌。在憂鬱的幽谷中彷彿置身於情緒的煉獄,我好痛苦! 我之所以沒有去做傻事,也許大家會以為是親情把我hold住了,但那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來自神的話語,不可殺人(包括自殺)的誡命,所有生命氣息都在乎神。就是這單單敬畏神的原因拉住了我。

從小我就很怕鬼,信主之後知道自己是撒但的對頭,所以一遇到宮廟,我就繞道而行。深怕自己被沾染或受影響。 但當我明白我在基督裡的身分與地位,擁有屬靈的基業、權柄與能力。我是屬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在我裡面的(神)比在世界上的(偶像)更大。應該是那些偶像要怕我的,而不是我要怕牠們。日前,善心人士告知老家的房子有祖先留住在那裡,建議要請法師處理。我心想,那些根本不是祖先,不用請法師來,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我只要藉著神所賜的權柄與能力,奉耶穌的名就可趕走那些鬼。

學習敬重、順服  贏得先生心

講到婚姻這一塊,由於人們對精神病的負面印象,我與先生交往時並沒有告訴他我患有躁鬱症。雖然我很想告訴他真相,但是我母親和親人都勸我不要說。在婚姻中這個秘密阻礙了我與先生有透明的溝通關係。再加上,世俗的婚姻50%對 50%彼此要求、論功行賞的關係,我的大女人主義,以及幾乎無性的婚姻關係,我的婚姻越走越到冰點,甚至我曾經主動跟先生要求離婚。

一直到我上了婚姻班,才了解婚姻的真諦。開始在婦女小組學習敬重、順服這兩大功課,並展開了我的 200分計劃,主動邀請先生做浪漫的房事。把婦女小組所學的落實在婚姻中,例如: 不可缺少的戰袍(就是所謂的性感內衣);在所有能慶祝的日子獻上自製的卡片、影片向先生表愛、尊榮他;浪漫的求婚記(向先生求婚) ,還有玩宮廷翻牌的遊戲…等等。冰凍的婚姻就這樣融化,並重燃了熱情。今年初先生跟我說,你根本不是得甚麼躁鬱症,精神病啦! 你只是遺傳到腦神經很活潑,這沒有甚麼不好,很適合做電腦設計、寫作…等有創意的工作。我想跟你的家人和孩子們分享我對躁鬱症的看見。

先生愛烏及屋,關心我的親人

大年初二回娘家,先生與娘家親人分享他的心得。從幾位已罹患躁鬱症的親人中,他觀察到我們的家族有這方面的遺傳,這意謂著每個孩子身上可能都有遺傳的基因。有這方面的基因沒有關係,但要避免誘發因子,就像喝酒會起酒疹的人,就要避免喝酒…等等。他告訴正在憂鬱期的姐姐說:「你要走的過程,微小都走過,你不用擔心。」

先生跟家族的年輕孩子們說:「你們身體有狀況,一定要告訴大人、請求幫忙,不要弄到很難收拾的地步…. 。」當他說完之後,其中一位外甥告訴我們他有好一陣子情緒焦慮、緊張、還併發耳鳴和定時的喉嚨刺痛。(後來他至身心科就診,醫生確診是身心失調。)那天回家後,先生對我說:「還好他有跟大家分享,救了一個外甥。外甥一定心裡得到很大的釋放,孩子是無辜的。當初,妳媽媽一定知道你們家族有這樣的病兆,但他不知道要如何處理。」我看著先生,笑著問他:「我也是無辜的,對不對?」他點點頭。 當時,我心中好感恩。

回想大概是六年前,小組長曾提議我在餐會上做見證,我把見證稿給先生看,他跟我說:「你的見證給我看就好了。」那見證提到我的躁鬱症, 那時候的他還是不願意讓人知道有個躁鬱症的老婆。但是最近幾年,他對我說:「只要我自己覺得可以,就可以去作見證。」以前,先生不讓我擔任副組長或是擔負責任。但是兩年前,他居然還鼓勵我去擔任小組長,甚至比我還心急呢!

我非常感謝神改變了我的先生,他的這些改變都是我意想不到的。我想先生這些的改變與我的成長和改變有關,我主動與他修復婚姻關係,他愛烏及屋,也關心我的親人;我看待自己的躁鬱症很健康,也讓他覺得躁鬱症不是甚麼不可告人之事,所以他願意讓我去做見證;他覺得服事對我的病情有益,所以他鼓勵我服事。

成為上帝的導管,流露主愛

以前我曾聽人說人生的苦難是一個化妝的祝福,會帶給自己、家人或朋友祝福。我聽了我很感動。但是,我心中有個問號,對我如咒詛的躁鬱症能嗎?

直到最近,我才感受到上帝允許我反覆發病的意義,因著多次的發病,讓我對躁鬱症有深入的了解,我能深刻的體會病患的想法、行為與感受。在病中,我生不如死;在死蔭的幽谷裡,神與我同行,我經歷神的信實、慈愛與憐憫,體會神的話語的真實。這些從上帝來的安慰與經歷,讓我對身心病患說的話帶有力量,可以觸摸他們的心,讓他們覺得被了解、被同理、並且我的經歷讓他們覺得受用。

我鼓勵一位患有躁鬱症正在憂鬱期的姐妹,不要一直躺床,要走出來。她對我說:「微小,你放過我,饒了我,我真的好累! 好累! 」其實,我聽了很想哭! 於是,我對他說:「我當然知道你很累!很累! 我當然懂啊! 我是過來人!只是我不想你在憂鬱中多待一天! 你多待一天,就多難過一天,也會往更深、更深的憂鬱走,就會更難走出來。不要失去盼望,覺得復原無望。把過去躺床的記錄全部刪除,忘記吧! 重新開始,不要拒絕姊妹們的邀約,真的要走出來!任何鼓勵你走出來的壓力都是良藥! 」

在助人的過程中,我感覺到神賦予我在身心症這方面的能力,覺得神讓我成為祂的導管,把祂的愛流向那些心靈憂傷的患者並安慰他們。我這個兩次出入精神病院,在憂鬱期退縮、害怕接觸人群、說話不流利的人,如今可以站在講台上跟正常人一樣跟大家分享我的見證,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是神的作為,何等美妙!  現在我可以很有信心的說:「我的躁鬱症不是咒詛,而是一個化妝的祝福。」 並且,我非常的感恩,神能夠使用我來榮耀祂!

 

附錄:節錄自《勝過黑暗》一書,學園出版。

我是誰?

我是世上的鹽。(太五13)
我是世上的光。(太五14)
我是神的孩子。(約一12)

我是真葡萄樹的一部份,是基督生命的一個管道。(約十五1,5)
我是基督的朋友。(約十五15)
我被基督揀選和委派,為他結果子。(約十五16)
我是義的奴僕。(羅六18)
我是神的奴僕。(羅六22)
我是神的孩子:神是我屬靈的父。(羅八14,15:加三26:四6)
我與基督同作後嗣,在他裡面分享他的基業。(羅八17)
我是神居住的聖殿。他的靈與他的生命住在我裡面。(林前三6:六19)
我與主合而為一。與他是同一靈。(林前六17)
我是基督身體的一部份。(林前十二27:弗五3O)
我是新造的人。(林後五17)
我已與神和好,是叫人與他和好的使者。(林後五18,19)
我是神的兒子,是在基督裡的人。(加三26,28)
我是神的後嗣。因為我是神的兒子。(加四6,7)
我是一個聖徒。(弗一1:林前一2:腓一1 西一2)
我是神的工作——他手作成的工——在基督裡重生,要作他的工作。(弗二10)
我與其他人同屬神的家。(弗二19)
我是為主被囚的。(弗二1:四1)
我有仁義和聖潔。(弗四24)

我是天上的國民,現已坐在天上。(腓三20;弗二6)
我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裡面。(西三3)
我是基督生命的彰顯,因為他是我的生命。(西三4)
我是神所揀選的,是聖潔的,是神所親愛的。(西三12:帖前一4)
我是光明之子,不是黑暗之子。(帖前五5)
我是蒙天召的。(來三1)
我與基督有份,我分享他的生命。(來三14)
我是神的活石之一,在基督裡被建造為靈宮。(彼前二5)
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的一份子。(彼前二9,10)
我在世上是作客旅和寄居的,只是暫時居住。(彼前二11)
我是魔鬼的仇敵。(彼前五8)
我是神的孩子,基督再來時我將與他相似。(約壹三1,2)
我乃從神而主,那惡者無法害我。(約壹五18)
我不是那位至大的「自有永有者」,(出三14;約八24,28,58)
但靠著神的恩典,我成了今日的我。(林前十五10)

教義性宣言

我承認只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出廿2,3),就是三位  一體的聖父、聖子及聖靈。唯有他配得一切的尊貴、讚美及 敬拜,他是創造者、維護者,也是萬物的起點和終點(啟四11;五9,10:以四十三7,21)。

我承認耶穌基督是彌賽亞,道成肉身地住在我們中間(約一1,14)。我相信他來為要除滅魔鬼的作為(約三8),而且他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就仗著十字架誇勝(西二15)。

我相信神已經證明他對我的愛,因為當我還作罪人的時候,基督為我死(羅五8)。我相信他救了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遷到他的愛子的國裡;我在愛子裡得蒙救贖,罪過得以赦免(西一13,14)。

我相信我現在是神的孩子(約三1—3),並且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我相信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也不是出於行為(弗二8)。

我選擇靠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弗六10)。我不靠肉體(腓三3),因為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林十4)。我穿戴神的全副軍裝(弗六10—17),且立志在信心上堅守而抗拒惡者。

我相信耶穌擁有天上地下一切的權柄(太廿八18),也是各樣執政、掌權者的元首(西二10)。我相信撒但和它的魔鬼都服在基督裡的我,因我是基督的身體中的一份子(弗一19—23)。因此,我服從抗拒魔鬼的吩咐(雅四7),而且我奉主耶穌的名命令魔鬼離開我。

我相信離了基督,我什麼都不能作(約十五5),所以我宣稱對他的倚靠,我選擇常在基督裡面,方能多結果子以榮耀神(約十五8)。我向撒但宣告耶穌是我的主(林前十二3),我也拒絕任何撒但在我生命中假冒的恩賜或作為。

我相信真理必叫我得自由(約八32),而且在光明中行是相交的唯一途徑(約壹一7)。因此,我借著將所有的心意奪回,使它都順服基督(林後十5)來抵擋撒但的欺騙。我宣稱聖經是獨一的權威(提後三15—17),我選擇憑愛心說誠實話(弗四15)。

我選擇把我的身體獻上當作義的器皿,一個聖潔的活祭,並且以神活潑的話更新心意,才能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六13;十二1,2)。

我求天父以他的聖靈充滿我(弗五18),引領我進入一切真理(約十六13),加添力量於我的生命,使我能順著聖靈而行,不放縱肉體的情欲(五16)。我把肉體釘在十字架上(加二20),並選擇與聖靈同行。

我棄絕一切自私的目標而選擇愛的最終目標(提前一5)。我選擇順服那最大的誡命,就是盡心、盡性、盡意愛主我的神,並且也要愛人如己(太廿二37—39)。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