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想得到?我復婚了!!

文/GRACE

我是在1999年結婚的,當時不明白妻子的角色如何愛丈夫、經營婚姻,依仗自己賺錢也没比先生少,常常很強勢,對先生說話也不會温柔,自己决定一切事,不會詢問先生的意見,先生也總是悶著不説他的想法,我們之間的溝通一直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經歷神醫 信主受洗

直至2006年因著主管傳福音給我,加上禱告經歷神醫治我的氣喘病,我毅然信主受洗。然而當時我的婚姻狀況還是不好,甚至想離婚,但因家中長輩阿公阿媽擋下來了,婆婆、嬸嬸還特地來家中勸我做妻子的要忍耐包容⋯。再加上信主了,我知道不能離婚,於是我自己就開始柔軟下來,和先生的互動氛圍也有了改變。

信主兩年後,我也離開職場選擇做全職媽媽。在姐妹的介紹下,也認同學園婦女小組的十大信念,我加入學園婦女小組也上完了婚姻研習班,學習如何敬重順服丈夫,以丈夫的需要為優先,本以為一切都將要好轉,卻萬萬没想到,2009年七月下旬我帶兒子參加短宣隊回來,先生忽然離家出走,我打電話他都不回應,我也不敢問公婆,怕他們擔心,直至婆婆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先生因阿媽癌症,搬去照顧阿媽了。同時我也收到先生向法院訴請離婚,原因是和我宗教信仰不同,迫使他得了憂鬱症。

信仰不同 先生逼迫離婚

婆婆打電話來叫我放了他兒子,趕快離婚。婆婆也打電話给我爸,说我們八字不合等,我爸爸心疼女兒受委屈、氣到不行,就這樣夫妻之間的衝突也把兩個家族牽扯進來了。當時先生用盡所能的要我簽字離婚,常在我送完兒子上學後,就在住家樓下等我,大駡我、恐嚇我,甚至在家中開始威脅我~打牆打椅子,説我害他不能好好工作、睡覺。

先生逼迫我如果不簽字離婚的話孩子扶養就歸他,並開始不供應我和孩子生活費。看著法院來的訴狀上很多莫須有的指控,我傷心欲絕。看著先生整個人都變了,還跑到教會和我的主任牧師爭辯,為何基督徒不能離婚、婚姻為何是盟約等問題。法院調解庭出來,我崩潰大哭。因著我的軟弱,害怕繼續堅持不離婚會更激怒他、關係更惡化,配合他會讓他好一點。三個月後我簽字了,我成為了單親媽媽,兒子那時7歲歸我扶養。因著罪疚感、深怕面對學園姐妹,我於是離開學園婦女小組了。

離婚撕裂  痛不欲生

離婚後,我更深刻感受到什麼是夫妻二人成為一體,是一種靈魂體的結合,那種離婚後的完全撕裂,是痛不欲生的。很多撒但的謊言進來我裡面,負面思想充滿著我~我很糟糕,被先生否絶,基督徒還離婚⋯等,很多自卑、絕望、信心低落、不明白神為何讓我經歷這些,充斥在我的心思意念中。

因著之前待過學園婦女小组及上過婚姻研習班的教導,我仍繼續大量的聽CD與有關於挽回婚姻的節目講道,例如:馨香女人專欄文章、馮姐佳音電台空中輔導室、江秀琴牧師夫妻相處要訣、馬尚修牧師重建婚姻,及讀屬靈書籍(婚姻謊言大揭祕、女人別聽信謊言、建立配偶的自信、永續親密、重建指南⋯等),雲彩般的見證幫助我持守婚姻的決心不搖動。

決心禱告 繼續愛先生

感謝神祂從沒有離開我,在我最痛的時候,主特地為我預備教會中一位支持我挽回丈夫、走復婚之路的姊妹,每週一次早上來我家和我一起禱告,幫助我能撐下去,我也花很多時間來禱告,不論悟性或方言禱告,在禱告中我決心繼續愛先生。

神持續不斷光照我看見自己要悔改的地方,我逐項認罪禱告,想到過去得罪先生的地方,我就持續向他道歉,即使那時先生對我心房緊閉,我仍告訴他我會在家原地等他回家。也告訴兒子,媽媽會努力改善和爸爸的關係,我們要接納爸爸,天天帶著兒子一起為爸爸守望禱告。神也透過靈修告訴我,先生就像聖經中那個小兒子浪子,漂流在外:「妳願意讓他在妳身上看到天父對他不離不棄的愛嗎?」我回應說我願意,我願意與主背起十字架,不管人對我的眼光,不管需要多久的等候,我願意等先生回家。神也説衪必使末後的榮耀大於先前,我就緊抓住神的話持守下去。

重新得力  再站起來

關係修復、復婚的時間表真的都在主手中。當時間還沒到,我就繼續學習、成長、等候不放棄,相信神的時間才是最正確的。當遇到挫敗、難過、沮喪等,我就來到神的面前敬拜讚美禱告,可以再次在主裡重新得力、被安慰、被醫治修復,不會一直陷入負面情緒,能繼續做正確的事。有時軟弱走不下去時,我也會拿起與先生互動上的感恩事項,再看看這些記錄,就可幫助我再站起來。

我將過去的相片做成一本精緻的相片書送給先生,配上自己想到的文字,讓他可以回憶过去幸福的時光。也將他不在的時候孩子成長、生活的點滴email或簡訊给他,讓他與這個家沒有隔閡,彷彿他沒有離開過這個家,每天晚上讓他和孩子互道晚安才睡覺。我常常製造機會邀他回家看孩子、吃吃東西或出遊等,邀他一起來參加教會的旅遊或餐會或孩子的活動,慢慢地恢復一家人的關係。

復婚之夢  竟然成真

當我願意走在天父的心意裡,我先生對神的愛也能領受更多。藉著主日、禱告會不缺席,謝谢主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更多有愛先生的心,也願意饒恕公婆家及先生在過去婚姻中所帶給我的傷害。

在走復合之路中,我常常求主幫助我勒緊囗舌,絶不在孩子、雙方家人面前說他的任何不是,反而説過去他為這個家庭所付出正面的優點,也表明復合的决心,決定等待。那時爸爸因疼惜我叫我回家住,我顧慮有其他攔阻我復合的聲音,就没回娘家住,也遠離不会支持我復婚的朋友們。

感謝主!復婚之路的第三年,2012年一月先生告訴我他需要勇氣與智慧的話語,在適合的時機與我父母談復合,接著在三月,先生就和我一起取得我父母的原諒,准許我們復合,辦理結婚登記,也在教會上婚姻輔導班、夫妻營,在婚姻真理上更得造就,十月我們在教會辦復婚感恩禮拜,在眾人的見證下重新恢復我和先生的盟約。隔年六月底先生也受洗了,八月中我又生了一個小妹妹。

從去年十月起,我也再次回到學園婦女小组,參與小組後,發現我過去倚靠神的經歷能幫助婚姻風暴中的姐妹有盼望。

誰能想得到?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誰能想得到?過去上風水算命班、抵擋神、指控我宗教狂的先生,不但受洗成為基督徒,下班後還去上神學院,去年十月神學學士班畢業,現在還在上神學碩士班,比我更渴慕神,他非常支持我幫助婚姻風暴的姊妹⋯。將一切榮耀歸給神,因為這樣的改變,不是我可以做到的,只有神,賜我豐盛生命的耶穌基督,才能辦到的。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