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愛的小女孩

文/美莉

每年暑假回娘家,我總是希望能跟媽媽的關係有所突破,能與她更親近,能有些優質時間,今年也不例外,我還特地把這個禱告寫在我的札記上!

希望被看重的小女孩

我知道媽媽很忙,她忙著養雞、種菜,因此我盡可能地幫忙,想讓她輕鬆一點,好多一點時間陪我們聊天話家常,但她更是忙著教會,一星期進進出出教會,少則3天,多則4-5天。每當我忙完了家事,媽媽也不見蹤影了。我不懂教會為甚麼會有這麼多事?我更不懂 難道教會還有教會的那些姐妹們比我們更重要嗎?

有一個晚餐飯後,發現媽媽難得在房間裡休息,沒有出門。我特地鑽進她的房間,一個坐在床頭,一個坐在床尾,東拉西扯閒聊著,我覺得好難得、也好幸福! 這時候,卻見她站起來說:「啊! 我忘了還有一個姊妹要聯絡! 」 說著就走出去打電話了! 我突然感覺媽媽的心裡只有教會、姊妹….。我覺得沒有被看重,像個討愛的小女孩一樣,我渴望得到媽媽的注意卻得不到,似乎怎麼擠也擠不進去她的時間表裡,感覺好失望與受傷。

要回台北那一天,媽媽用她愛我的方式,不斷的往我行李箱塞進她所種的各式各樣的菜,但是我一點都不想要,我想要的只是她能多陪陪我們、我想要的是能跟她多說說話,我帶著悵然又失落的心情離開了。

一席話打開心結

回到台北後,因著痛苦難過,有一星期之久沒打電話給媽媽。我難過我與媽媽的關係一直沒有改變。

直到聽到小組長分享她自己與母親的一段話,我內心的結才打開了。小組長說:「現在看當年我媽媽與她那群好朋友的關係,就像現在我們與小組姐妹的關係,那時我這作女兒的只是偶爾回去看看父母,一小陣子後便離開,離開後陪伴在媽媽身邊的是這些老姐妹,她們對媽媽來說真的比我們更重要,雖然這是當時我不想承認的事實,但也因為有她們,我們兒女不在媽媽身邊時,她能過得很充實愉快,也減少許多與爸爸的衝突,真要大大感謝這些老姐妹給媽媽的幫助!我不應該想要與她們競爭或認為他們霸佔了媽媽,而應該是樂觀其成! 」

小組長的話給我好大的安慰,也給我不同的眼光看媽媽,更是感謝主給媽媽有教會與這麼多好姊妹陪伴她晚年的生活。

那一晚,我趕緊打電話回去問候媽媽,她好高興的跟我閒話家常,告訴我現在有甚麼菜甚麼菜,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而我一聽到媽媽的聲音早已淚流滿面,那是感恩、也是愧疚、悔改的眼淚!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