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來,因為我是美好的創造

/明柔

小學高年級的我,是一個充滿正義感的小女生。有一次,班上女生分成兩群對立,我就自己私底下當和事佬,傳紙條給兩邊。對A說:「我們跟B和好嘛!他們也不是故意要這樣的…。」對B也說同樣的話。但換來的是他們吵得更兇。我好希望正義能得到伸張,並且使大家和平相處,但事情往往不如我所想的那樣順利,使我非常無助跟失落。

缺乏愛與安全感
而在我小五小六的階段,我的爸媽常常吵架,家裡充斥著不安的氣氛,有時還會被媽媽的颱風尾掃到,使我心裡覺得非常委屈。在這個時期,我開始欣賞一些小男生,也許是因為無法從家裡得到愛與安全感,因此我也開始對愛情產生憧憬,希望有人能關心我,能好好疼愛我,所以我常常把安全感建立在男朋友身上。
但現實卻跟我所希望的不一樣,班上仍有紛爭,家裡也有紛爭,我也被喜歡的男生拒絕。

沒有人愛我懂我

於是我對自我價值開始產生懷疑,我覺得在團體當中我好像不重要,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活在這個世界上?我覺得沒有人愛我,沒有人懂我,沒有人願意來了解我。所以我幾乎每一天都過得很不開心,也變得歇斯底里,甚至有朋友對我說:「明柔,你是不是有憂鬱症?因為你常常很傷心、很憂鬱,但開心起來卻又很瘋狂…。」聽完這句話,我再次陷入迷惘當中。
我在內心大喊著:「為什麼這麼痛苦!到底為什麼要活著!我不想再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上帝差派了天使到我身旁

當我想盡辦法,好去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上帝差派了兩位天使到我身旁。在國一的時候,坐在我前方的女生,常常轉過頭來跟我說:「欸,我以後要當大明星喔!而且是世界巨星喔!」可以感受到她對未來的樂觀及期盼。當我愁眉苦臉的時候,她就會轉過頭說:「欸,妳要開心一點!」並且露出八顆牙齒的完美燦爛笑容,好像在說著「天下無難事」。這樣對生命充滿熱情的態度,就讓我忘了結束自己的生命這件事。

我來到第二個家

在這同時,坐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基督徒女生,在班上她總是進行飯前禱告,有時甚至還會拿聖經在班上看,但這樣怪異的行為讓我好奇:「為什麼她這麼虔誠?為什麼她這麼勇敢?這位上帝有什麼神奇的地方嗎?」於是我開始跟她一起去教會聚會。在教會,每一個人都好喜樂、好和善,我彷彿來到第二個家,因為我是被關心、被重視的。

我是值得被愛的

在有一次聚會中,輔導放了一首歌,歌名是〈差遣我〉,裡面歌詞大大地震憾了我,我的生命發生奇妙的轉變。我也希望我能被差遣出去。因為我也曾是那樣地憂傷、內心孤獨,但是我渴望我的生命是能夠有意義與價值,去影響、幫助別人。我就禱告接受耶穌成為我生命的救主。也找到自我價值,我知道我被愛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而是我值得被愛,並且神的愛是無條件的。

使人生命豐盛的不是物質

我十分憧憬能夠參與在改變世界的行列中。所以在高中和大學時,我都參與了國際志工團,到緬甸以及菲律賓,做青少年的資訊教學和實際蓋公共廁所及學校圖書室。讓我驚訝的是那裏的居民雖然在物質和資訊上沒有台灣的年輕人豐富,但是他們很多卻是比台灣的年輕人更快樂,且眼睛散發出自信的光芒。這讓我看到,讓人生命豐盛的不見得是物質。

帶領人認識神是我一生的志業

大三時,我又參加了一個到封閉國家的福音隊,這一次,是與人分享神的愛和基督教信仰。還記得,我和兩位女學生分享如何經驗神的愛,雖然他們沒有立即接受,但是卻很感動地接受了我送給他們的小手環,並且在我們要分開的時候,還很開心地彼此擁抱。我發現我想做的不只是短暫的幫助人改善物質生活,而是能幫助人看到永恆的盼望,得到永恆、豐盛且有意義的生命。我願意讓帶領人認識上帝成為我一生的志業!

我的價值不再建立在別人的眼光上

若不是被上帝的愛挽回,我想今天我不會出現在這。因此我活著不再是我自己,乃是有耶穌基督在我裡面活著。我過去內心對愛的不滿足,也被上帝的愛填滿了。現在,朋友問起我:「明柔,妳現在有男朋友嗎?」我可以很自在地回答:「我沒有。」接著朋友就會睜大眼睛驚訝地看著我說:「什麼!這不是明柔!」或是:「你怎麼了?這不是我所認識的明柔呀!」因為我的價值不再是建立在別人的眼光上,也不需要靠不成熟的愛情來成為我的養分,或是從中取得安全感,因為這位上帝是看顧我一切需要的天父,也是能讓我放心分享心事的朋友,也是我的情人。 

期待你也能認識神並經歷豐盛生命

上帝在我的生命中做了這樣的轉變,賦予我全新的生命及意義,同樣的,上帝對你的生命一定也有一個奇妙的計畫,期待你也能因為認識上帝,而經歷到祂那豐盛的生命,及奇妙的帶領。所以如果你願意接受耶穌成為你的救主,你可以做這樣子的禱告,你可以說:神啊,我需要你…。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