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恩典夠用


/彩虹

我是癌症末期患者,罹癌已經19年,在2015年發現先生外遇了。先生外遇的對象是和我一起聚會的姐妹的朋友,我們關係很好。從來沒有想過先生會外遇,而且竟然是和我的朋友。

先生外遇後我不斷地找出路

發現先生外遇,我從否定、懷疑、不信,到確定不是自己多疑後,我非常難過,非常痛心。我不知道如何面對先生,於是在先生回國的前一天,我帶兒子搬去附近一位朋友家。我把自己和兒子的重要物品、衣服等都搬走。先生回到家發現我們不在,也沒有找我們。那幾天,我不斷從不同方式找“出路”。我想知道接下來我應該怎麼做。禱告、讀經、大量讀有關婚姻風暴的網路文章、找教會牧者和一些姐妹訴苦。

父母爭吵對孩子的傷害

在等候過程中,某一天兒子踢球扭到腳,只好送兒子回家讓先生照顧,而我則繼續住朋友家。每一次和先生見面,我們都不歡而散。我們互相指責,還有幾次大吵起來。有一次,我說氣話,對先生吼說,兒子就交由他負責,我不理了。兒子馬上哭著說,「不要,我要媽媽!」後來我知道我錯了,我載兒子回來,我安慰兒子。我跟兒子說,「不怕,媽媽以後都不會說不理你。你可以一直跟著媽媽。不論多辛苦,媽媽都會帶著你(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身體還能堅持多久)」。

我不想逃避了我要回家

想到我這個當媽媽的,到底給兒子一個什麼榜樣?如果我不堅持在婚姻裡,兒子將來會不會也步入這模式?先生的父母離異,如果我們也離異,兒子以後進入婚姻,遇到問題是不是也會選擇離婚逃避而不是溝通解決?「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開」,一直在我心中蕩漾。那段住朋友家的日子,我每一天都有很多個人時間。我內省後,決定不再逃避,我應該回家。

感恩先生讓我搬回家

住朋友家兩三個星期後,有一天我從醫院回家,中午忽然發高燒,非常嚴重。之前,先生有對兒子說,若媽媽有任何不舒服,要告訴他。因為高燒,甚至痙攣,只好向先生求救,通知先生我不舒服,當時先生正在工作,他有點不耐煩,但是後來還是過來載我去急診室。那天早上在醫院“清洗”化療泵,細菌感染了。醫生擔心我得敗血病,必須住院打很強的抗生素一星期。出院的那一天,先生又去外女那邊。於是我問先生,我是搬回家或繼續住朋友家,先生讓我搬回家。

我決定不再考慮離婚

先生有段時間也沒有回家住,但我慢慢把東西搬回家。我心想,我要等先生回家,我要和先生修復關係。我心裡決定,不再考慮離婚。神是我一切需要的源頭。先生只是“生病”了,他不是討厭我,我只要做好妻子的責任,神會幫助我的。有一天先生從外女處回來,就開始整理他自己的行李。他在外面找到住處,所以要搬出去,他搬走的那一天,我非常難過。但我告訴自己,注目耶穌!還有,很多人在為我禱告。

看似吃虧卻從沒有缺乏

我知道這條路不容易。我需要找支持群體。感謝神,我在網路上找到了馨香女人。我申請加入小組。我知道是神的帶領。如果沒有小組,我沒辦法堅持到現在。
在小組,我不斷被提醒,單單注目耶穌;我不能改變別人,只能改變自己。我學習完全的接納,接納自己,接納先生,接納兒子。我學習儘快穩定自己的情緒,因為當我穩定,兒子也會穩定。我為自己的過錯,寫信向先生道歉。我也學習在金錢上透明,不再追究先生欠下的錢。看似吃虧,但是,神是我的供應者,這些年,我從來沒有缺乏過,感謝神。

學習放大先生的好

小組姐妹的生命分享和鼓勵也常常給我許多幫助。我知道這條路上,我不孤單。組長和姐妹的生命也不斷在影響我。先生住外面半年後,因為經濟壓力,搬回家了。神讓我常常看見先生的好。我學習放大先生的好,後來,我們的關係好很多。

原以為就這樣可以跟先生過神存留我生命的日子,沒想到今年4月,先生忽然提離婚。兩個月前他才說不會跟我離婚,我很難過也害怕要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害怕親耳聽見先生堅決要離婚的決定。但我知道,我不能簽字。神不喜悅,做神喜悅的比什麼都重要,而且神應許說,他的恩典夠我用。

我要挽回的是先生的靈魂

當我不簽字離婚,先生決定走法律途徑。第一次收到信的時候,剛好先生不在家,去了外女那邊。我哭了好久,向神支取力量,找組長、姐妹哭訴。每一次,神都安慰我。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不是枉然!我的生命有限,夠不夠時間挽回婚姻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要挽回的是先生的靈魂,我想讓先生知道,我愛他,神更愛他。我愛,是因為神先愛我,我雖不完美,也常常讓神傷心,神從來不放棄我。因此,我也不能放棄先生。我能做的,就是為先生留一條回家的路。神饒恕了我,我也要饒恕先生。

我相信神的恩典夠我用

進入小組後的每一天,我天天數算神的恩典,讓我能在婚姻風暴中,身體欠佳中,抬頭昂首,繼續用生命影響生命。在最艱難的時候,我告訴自己,神仍然掌權!在覺得跨不過去的時候,我相信神愛我,他甚至為我釘十字架。主耶穌的愛不會離我而去,是他抱著我跨過一切的艱難。以前如此,現在如此,以後也一定如此,因為神的恩典夠我用!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