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愛填滿了我的心


/小英 

我生長在一個原住民部落,從小處在喝酒、唱歌、打架鬧事的環境中,爸媽在我還在媽媽肚子裡時離婚,媽媽因爲罹患了憂鬱症,無力照顧我,只好把我交給外祖父照顧。

我想要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我常常被嘲笑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所有的委屈我都只能往肚裡吞,不敢對家人說,因為家裡的人整天煩惱經濟的問題,根本沒時間顧及我的需要和保護我。我變得自卑、沒安全感,再加上我在學校的成績表現不佳,常常被否定,也讓我覺得自己是沒有能力的,因而常常輕看自己。
雖然外表看起來我很樂觀、很好相處,常常有一群玩樂的朋友,但其實是我害怕寂寞,需要朋友的陪伴來消除孤單的感覺。從小我就發誓絕不步入我父母的後塵,我要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保護我的孩子。

面對婆婆的指責

和先生交往時,他多次帶我回家並製造機會讓我和他母親獨處,確認我能和他母親相處融洽才決定和我結婚。先生期待我能和他一起奉養婆婆,我也以為我能成為討婆婆歡心的好媳婦。剛開始我凡事順著婆婆,婆婆煮飯、我就幫忙洗碗,做完家事,陪她看電視、聊天。先生看我們婆媳相處融洽就很開心,對我非常滿意。
但是,我白天上班,下班回家還得陪婆婆,星期六、日也不能外出,整天在家裡為婆婆料理三餐,完全沒有個人休息和放鬆的時間。有時候我請先生幫忙洗碗,婆婆看到了就會指責我說:「妳怎麼讓阿良進廚房,做妻子的應該要包辦所有的家事啊!」

我常把不滿的情緒發洩在先生身上

有一次飯後,婆婆拿出葡萄酒,對我說:「聽說你們山地人很愛喝酒,整瓶都給妳,妳喝完可不要瘋言瘋語。」這句話令我感到十分的刺耳,我感受到婆婆對我原住民身分的輕看,童年痛苦的回憶一股腦全被挑起來。
婆婆曾經在她朋友面前批評我不會煮飯、動作太慢,讓我無地自容。種種生活中的不愉快,我對婆婆臉色開始大不如前。我會故意在她面前用力摔東西,表達我對她的不滿。婆婆見狀,就會私下跟先生說:「如果你老婆不喜歡我住在這裡,我可以搬出去。」先生這時會當和事佬,在婆婆面前說我的好話,有時還會用我的名義買禮物送給婆婆。但我不但沒感謝先生,還常常把不滿的情緒發洩在他身上。

我和先生變得無話可說

婆婆後來還對我辭掉工作在家調養身體、預備懷孕很有意見,她捨不得先生一個人扛起家裡的經濟,常常跟我說:「阿良放棄有錢人家的女兒來娶妳這窮人家的女兒,真是太不值得了!」我和婆婆的關係日漸惡化,婆婆後來受不了我對她擺臉色,搬去和大伯同住。先生的心也因著婆婆的離開而和我漸行漸遠,我們的關係在婆婆往生後,整個降到冰點。我們倆人變得無話可說,無法溝通,每次討論一點生活的小事,最後都是吵架收場。

懷疑先生的日子讓我好痛苦

女兒小二時先生突然決定到大陸工作,他在出發前幾天才告訴我,我當時相當錯愕,無法諒解先生沒有和我商量就自行做這麼重大的決定,我覺得不被重視,有被遺棄的感覺。那時我到處向朋友訴苦,得到的卻是「先生不再愛妳了」、「先生到大陸一定會包二奶」之類的回應,大家還建議我要在金錢方面要保護自己的權益,免得到時候人財兩失。朋友的話讓我落入極大的恐慌,我開始對先生不信任,每天盤查先生在大陸的行踪、所接觸的人,他回台休假時我會偷偷查看他的手機通訊、消費明細,聞他的私人衣物是否留下陌生的味道,若是有交待不清或是可疑的事蹟,我就會逼問到底。這樣疑神疑鬼的日子讓我好痛苦,也讓先生在休假時不得安寧。

我帶著盼望加入了小組

不但如此,我還把對先生不滿的情緒發洩在女兒身上,當女兒不聽話時,對她肢體暴力。有一次半夜三點,我發現女兒還在用手機,我忍無可忍,不停地打她耳光,打到她嘴角流血才住手。女兒當時聲嘶力竭地哭喊:「媽媽,我錯了,不要再打了,鳴…我好痛…」但當時我卻被憤怒所充滿,聽不見女兒的哭喊聲。事後我雖懊悔對女兒的傷害,卻無力改變。後來朋友邀請我去參加學園婦女小組主辦的餐會,在餐會中,姐妹們的生命故事讓我好感動,我好想知道她們所倚靠的「耶穌」。我心想耶穌能翻轉她們的生命,應該也可以挽救我的婚姻。我帶著這樣的盼望加入了婦女小組。

我決定憑意志去愛先生

透過小組和婚姻班的教導,我看到原來是我錯誤的自我形象和沒有安全感,使我無法愛與接納婆婆,也想要掌控先生,希望先生來滿足我對幸福家庭的期待。我反省過去所犯的錯誤,並且學習敬重、順服先生。關係修復的過程真是不容易,我常常求主幫助我控制情緒、勒住口舌,不說出貶低、傷害先生的話,把一家之主的主權還給他,尊重他對孩子的教養意見,但先生卻用嘲諷的口氣跟我說:「別裝了,妳做事都三分鐘熱度,妳的個性是改不了的,何必呢?」我難過的哭著說:「我知道我以前很任性、不懂事,我會努力改,請你再給我機會,好嗎?」還好我有小組姐妹的陪伴和鼓勵,才能有勇氣堅持下去。在小組中我明白我在基督裡寶貴的價值及神對我無條件的愛與接納,我決定憑意志去愛先生,用神的眼光看先生。

敬重順服先生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

先生在大陸時,我會傳簡訊關心他,跟他分享我和女兒的生活點滴。先生回家時,我會用笑臉迎接他,凡事以先生為優先。有次先生計劃家庭旅遊問我的意見,我就說:「你去哪我就去哪,只要有你在的地方都好玩。」外出用餐時,先生問我想吃什麼,我會說:「跟你在一起,吃什麼都好吃。」我看到先生好久不見的笑容,原來敬重順服先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我調整優先次序,把先生的需要擺在孩子之前,做好先生交代的事,並且滿足先生最大的需要~親密關係。先生看見我的努力,也漸漸放下心防,在家裡越來越自在、放鬆,回大陸工作時不再是面無表情,而是帶著滿滿地笑容出門。

老婆,我想要回家和妳們在一起

在小組我聽到「先生在哪裡,家就在那裡」的教導。雖然我對於要和女兒搬到陌生的城市充滿不安,也擔心女兒在當地無法有良好的教育環境,但我還是鼓起勇氣跟先生提議想帶著女兒去大陸和他同住,先生只是回應我說:「再給我一些時間。」沒想到,幾個月後,先生帶回一個超大的行李箱,對我說:「老婆,我辭職了,我不會再回大陸了。我實在不知道為何我要放棄大陸的高薪,但我就是想要回家和妳們在一起。」感謝主!先生回家了,這真是超乎我所求所想的,沒想到上帝是讓先生回家,而不是讓我和孩子搬去陌生的城市。

持續做正確的事

先生回台的半年找工作不順利,他的自信心降到谷底、常常沮喪,還不時怪罪我要他回家。那段期間我看著先生落寞的背影,只能為他禱告,求神為先生預備適合的工作,我也把先生對我指責的難過心情向神傾訴,然後繼續地在家中把先生當國王伺候。感謝主!過沒多久先生就找到工作了,雖然不是他所期待的第一志願,但也能發揮他的所長。有一次我陪先生公出辦事,看著他專注的身影,覺得先生認真的模樣真是超級帥的!心中浮現對婆婆的感念之情,我好感謝婆婆把先生教養得這麼好,他真是負責任、愛家的好男人。想到這裡,我對婆婆的怨恨也拋到九霄雲外了。

修復了親子關係

對於女兒的過度管教,我內心一直很懊悔和虧欠。有一天我寫字條向女兒道歉,我說:「我很感恩可以陪伴妳成長,在養育妳的過程中,也醫治了我小時候沒有父母陪伴的痛苦回憶。謝謝妳讓我參與妳學校的活動,還讓我送了四年的便當,我很享受在其中,這都是我童年時期所嚮往的生活。女兒,妳可以原諒我對妳所做的一切傷害(不當體罰)嗎?」我好緊張女兒的回答,當聽到女兒對我說:「媽媽,原諒妳了。」我所有的懊悔、自責全都煙消雲散,感謝主,我和女兒的關係修復了。女兒在我面前不再畏畏縮縮,不再因為學校成績不理想而害怕回家被罵,女兒現在正值青春期,還常常和我有說不完的話。我知道孩子是屬於神的,我只不過是管家。若是遇到教養的難題,我現在會把問題向神禱告,把孩子交給神,而不是對孩子破口大罵。

感謝神翻轉了我的生命

神的愛填滿了我的心,我不再輕看自己,也不再沒有安全感。我明白我是神眼中最獨特、最珍貴的寶貝,所以我無需靠著先生的成就、錢財、社會地位、孩子的表現來證明我是有價值的。感謝上帝翻轉了我的生命、拯救了我的婚姻,也讓我饒恕那些曾經傷害我的人。我如今能有這樣的改變,不是我自己可以做到的,乃是神的能力,將一切榮耀都歸給神!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