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論斷到自由

/以恩

在大女兒三歲時,我們搬到了距離現在教會,走路只需要2分鐘的華廈,在一次推著娃娃車經過教會時,一位不認識的姐妹發了單張給我,從那天起,我便開始帶著孩子一起參加親子活動,感謝神帶領,兩年後與先生一同受洗。

先生看到我就想逃

加入教會後,我開始研讀聖經、大力服事,每天過著我滿意的「信仰生活」,每當孩子們入睡後,我就帶著今天沒有讀經的先生一起禱告和看聖經,雖然先生常看到一半就睡著,但我仍堅持對著打呼的先生,唸完當天的經文。...

Read more

我+耶穌=100分   


/Rachel

我七歲時,跟著媽媽到教會,十三歲受洗。年輕時,我很認真地追求信仰——每天讀經、禱告,參與教會服事。假日同學出去玩,我則在教會帶領團契。可是漸漸地,我卻覺得和耶穌的關係似乎只是一種公式化,慢慢變得好像白開水一樣,知道祂很重要,但食之無味,卻棄之又可惜。我不禁開始懷疑:神祢真的存在嗎?於是,我不再喜歡和教會的朋友常常聚在一起,也不想去教會。...

Read more

越來越愛你


/淑珍

我20歲時認識了先生,歷經很多事情,那時的我就對愛情和人生感到絕望,對婚姻沒有盼望,於是開始吃素,篤信一貫道,想藉由宗教來了結一生的孽緣。但後來媽媽怕我會出家,就下令要我嫁給相識11年的男友。

等我把孩子養大了就要和先生離婚

婚後一個月我懷孕了,生下雙胞胎後,先生要我把孩子帶去幼兒園,理由是我一定不會帶孩子,而且要求我全額負擔孩子們的幼兒園費用,還要支付家裡開銷的一半,我盡力配合他不合理的要求,但先生還是不滿意,經常跟我計較。我們無止盡的吵罵,就是為了錢,我只能無奈地默默忍受這一切,...

Read more

最對的決定

文/雅惠

結婚前,我是個熱愛工作,喜歡忙碌的人,尤其我更喜歡承接各種新的任務,來挑戰自我。老闆所交辦的事,無論有多繁雜,我總是能夠排除萬難的完成任務。在職場中,我憑著自己自認為亮麗的表現,得到了許多的肯定與讚賞,很自然的就養成了「自以為義」的個性,認為我所決定的事,就是最周全最正確的事,也完全聽不進別人的意見,即時聽了也是內心不情願的。...

Read more

全然依靠那位永遠愛我的神

文/曉嫣

我出生的時候,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還沒有結束。我的父母在他們還是高中生時,都被下放到農村生活,當時叫做「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那時侯的中國農村生活非常艱苦,所以我從一歲開始就被送到住在城市的祖父母家,城市裡的生活比農村好很多。

從小感受不被愛

當我12歲回到已經返回城市的父母的身邊生活時,我非常不適應這個家的生活。那時家裡又添了一個小我十歲的妹妹,父母所有的關愛都放在當時只有兩歲的妹妹身上,他們認為我已經長大了,可以不用太操心我。這讓我在這個本...

Read more

9/12幸福婚姻講座:幸福在轉角

幸福在轉角~勇敢轉身找回真愛

時間:2020/9/12(週六)PM7:30-9:30

地點:台東市 地景.澤行館二樓會議室A

費用:100元(購票請洽吳小姐 0937396477)


Read more

耶穌是我的磐石

/Ruth

我是一位韓國華僑,我的父母有著重男輕女的觀念,從小只能看著弟弟吃好吃的,我只能坐在旁邊吃剩飯,從小爸爸常對我說:「妳就是像妳媽,才那麼笨!這麼簡單的數學都不會」、「妳的腿就是像妳媽,才那麼醜」、「妳的臉是長得像誰呀?怎麼又大又塌」、「妳皮膚跟毛孔跟妳媽一樣,才會那麼粗」。所以我有著錯誤的自我形象,我內心期待爸爸不要再嫌棄我,挑剔我,於是為了得到爸爸的認同,我努力地討好他,例如:為了要跟爸爸一樣戴眼鏡,這樣他可能會比較喜歡我,我故意在被子裡看書,希望能近視,而我長期在父母這樣的對待中,我的夢想就是離開這樣的家,離越遠越好。...

Read more

與配偶合一~真理下的祝福

/珍珍

15年前搬離公婆家,與母親同住,當時心中對上帝許了一個願望,假若有天需要搬回公婆家時,希望公婆家那一大排偶像可除去。豈知這唯一的願望非但無法實現,後來搬回公婆家之後,婆婆繼續拜,我和孩子們也幾乎每天必須忍耐婆婆燒香。心中不禁問神,這唯一的願望難道不是神所喜悅的嗎?為何神不應允?姐妹提醒我,移除祭壇是神的工作,而我要做的就是繼續敬重順服先生、尊榮公婆。...

Read more

如果能重來,我不會選擇離婚

/無憂

28歲那年,因先生外遇離家,我選擇離婚,逃避痛苦的日子。當時老大8歲、老么6歲。離婚後我只想拼命工作,覺得只要有錢就有好的人生,我沒有太多想到孩子,太多人告訴我孩子長大就會來找我、把自己顧好最重要,這些謊言讓我看似有自由的人生,卻深深傷害我的孩子。

我又再一次想用離婚來逃避婚姻帶來的痛苦

後來工作中認識現在的先生,他也是離婚,我們因為情慾有了性關係,我在38...

Read more

神的愛填滿了我的心


/小英 

我生長在一個原住民部落,從小處在喝酒、唱歌、打架鬧事的環境中,爸媽在我還在媽媽肚子裡時離婚,媽媽因爲罹患了憂鬱症,無力照顧我,只好把我交給外祖父照顧。

我想要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我常常被嘲笑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所有的委屈我都只能往肚裡吞,不敢對家人說,因為家裡的人整天煩惱經濟的問題,根本沒時間顧及我的需要和保護我。我變得自卑、沒安全感,再加上我在學校的成績表現不佳,常常被否定,也讓我覺得自己是沒有能力的,因而常常輕看自己。...

Read more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