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盛的恩典

文/蘇杉

在我生命中,有二個極大、極重、極深的苦難,就像被下了詛咒般苦不堪言;卻因著依靠耶穌,苦難化為祝福變成豐盛的恩典。

絕處逢生的盼望

幾年前先生的外遇,使得平靜的家變得不平靜,安穩的日子變得不安穩。「家」就像被下了詛咒般,烏雲罩頂,惡運連連,見不到陽光,看不到盼望,讓人極度的灰心。

信主20年的我,因為先生外遇,讓我再次重新認識耶穌,渴慕真理,讓真理成為我的軍裝,堅強有自信。在婦女小組,每回聽見姊妹們血淚般的生命故事,在逆境中,不苦毒仍有喜樂,臉上總是泛著溫柔的亮光。我雖然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可以這樣不同,卻感受到與主連結而生出的盼望。我像海綿一樣吸收也付出行動力,只是事情並不會如我所預期的順遂,我常常會因為外在因素而影響我要堅持的信念「一夫一妻,一生一世,至死不離。」

以堅定信靠面對痛苦懷疑

當先生說:「我對妳沒感覺了,我從來沒愛過妳,和妳在一起20幾年也夠了…。 」那時我就會痛苦的懷疑:是不是分開後會比較好?當我生病時,希望先生能陪伴我,當他說不行時,我有很深很深被遺棄的感受,那時我會痛苦的懷疑:是不是分開後會比較好?當孩子被先生拒絕時,受傷的臉龐,絕望的背影,我的心好痛,痛苦到懷疑:是不是分開後會比較好?

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人倒霉了還會更倒霉?屋漏偏逢連夜雨,為什麼磨難總是接著來?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可以撥雲見日?當我沮喪無力時,「家」就不再有溫度,我不想回家,孩子也不想回家,先生回到家就坐在電腦前一動也不動。「家」快毀了,我感到絕望,痛不欲生。

絕望中,我又再一次的轉向神,仰望神,謙卑無我的俯伏在上帝面前,全然交託與信靠。

我相信,我在基督裡是獨特的無價之寶。

我相信,神是我一切需要的源頭。

我相信,堅守在聖經真理教導中,一定有盼望。

當我將歷經風暴奄奄一息的家庭枯樹,全然交託到上帝的園中。這次上帝做主,我附議,我不再憑感覺隨意無知的修剪枝幹。陽光、空氣、水,全然交託給創造宇宙萬物的耶和華。

面對死亡的平安

我的父親因為聽信朋友建言開始創業路,因金錢管理不當,導致一連串的失敗,家庭因此負債,債務如同幽靈的影子如影隨行,還清一筆又冒出新的一筆,這樣反覆的情況持續了3、40年。家人關係變得冷漠疏離,也造成我日後遇壓力想逃避,遇不順會抱怨。

母親操勞多年病倒中風,一次嚴重的腦溢血住進加護病房,醫生評估後告知:情況不樂觀,即使救回來也是植物人。看著插著呼吸器昏迷中的母親,心中萬般不 捨。雖然家人都明白母親會到天家與主同在,仍然不捨母親的離去,很難在同意書上做決定,好像母親的生死狀就在那一紙一小格的空白處。

我理解家人們內心的掙扎,同理他們情感上的煎熬,我平靜溫和的與家人說明自己的想法:希望母親在人生最後階段有尊嚴,不受苦的安詳離開。我耐心的傾聽耐心的等待,等待家人們有共識,願意做出決定,之後再把決定告訴醫生,兄長也能安心的在同意書上簽名。

平安面對 道愛、道謝、道別

母親在拔管前,所有家人們輪流在病床前一一和母親道愛、道謝、道別,我看見母親眼角流出了眼淚,相信母親聽到我們跟她說的話。和母親道別後,我們懇請醫生幫母親拔掉呼吸器時能輕柔些,不讓母親身體痛。醫生說:「好的,我一定會的。」並說:「我看見你們為母親所做的,我也很感動。」那一刻,我的眼淚又不自主的流了出來。

辦理母親追思會的整個過程非常的順利,每位家人都盡心盡力做到最好,沒有冷漠、沒有疏離、沒有抱怨、沒有爭吵,只有滿滿的感恩。追思會那天,母親安詳的像天使,來與母親道別的人超過我們的預期,小小的地點擠滿了人潮。從母親住院到追思會結束,我的心中好感恩、好感動、好平安,這次我沒有落跑、沒有抱怨,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上帝真的好愛我,在幾年前因先生外遇痛苦不已的我呼求神,神把我帶進學園並加入婦女小組,小組平時的真理教導、言語鼓勵、肢體陪伴,時時澆灌我這株小小的幼苗。上帝真的好愛我,在我還未知的時候,透過一位姐妹講述臨終關懷與哀傷輔導議題,事先預備好我的心不至慌亂。

主光照亮 趨走家庭幽暗

父親在母親病危時接受了耶穌,並在追思會後沒多久就受洗了,父親現在有些許失智,他總是說:「我記性不好,禮拜天一定要帶我去教會。」父親在敬拜時總是大聲的回應:「哈利路亞!阿們!」年老的父親很單純很可愛。現在家族關係融洽,未信主的姊姊也加入了家庭小組,姊姊說:「越接觸基督信仰越覺得美好。」

我的原生家庭經過了3、40年晦暗的歲月,長期駐足在家中揮之不去的幽暗氛圍,突然的被一道陽光照射進來,照亮了角落,溫暖了人心,幸福溫馨。

我一直委身在學園婦女小組,因為有真理的教導和姐妹的陪伴,就好像是園丁般一直在幫我除去園中的雜草。至於無力的我,只能在周圍撿拾垃圾,盡我所能的保持園中環境的清潔。

夫妻相愛 洋溢幸福滋味

春去秋來,日復一日,在不知覺中,那棵經歷暴風摧殘奄奄一息的家庭枯樹,竟開始發新芽、長新葉,春意盎然、生生不息、蟲嗚鳥叫、嘰嘰喳喳、好不熱鬧,原來是先生和孩子們的笑鬧聲。當我深呼吸時,空氣中散發著清新,幸福的味道直竄入我的心裡。我相信,神接納我,所以我也接納自己做不到的部分。我相信,神愛我,所以我也鼓勵自己可以做到的部分。現在先生很看重我的需要,常常會注意我的安全,走路時會刻意走在外側保護我;和先生吃飯時,先生總會先幫我拿碗筷,幫我挾菜;現在我和先生可以共吃一個刈包,同喝一杯飲料。

有一次,先生和同學聚餐合拍的團體照放在家庭群組裡,我看到了,在一次開車的途中,我側臉微笑看著先生說:「那張照片裡,你最帥。」先生立馬側臉回頭看我,又回頭專注開車,臉上輕抹微笑;然後又一次回頭看著我,臉上再一次輕抹微笑,回頭專注開車;然後又再一次回頭看我,臉上輕抹微笑,又再回頭專注開車。我也一臉燦爛的微笑看著先生,那一刻,我的心裡滿滿是幸福。

你也許有興趣的文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