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難公主蛻變記

文/Winnie

我出身軍人世家,父親與三個哥哥都是軍人,我是家裡的么女兼獨生女,從小備受呵護與寵愛,每逢生日媽媽都親手為我縫製蕾絲洋裝,邀請同學來家裡為我慶生,不但訂製蛋糕,還準備禮物讓同學帶回去…。就這樣,我像個公主般地長大了。

以為地球繞著我轉的婚姻生活

專科畢業20歲那年,大哥介紹他們同期班最優秀的同學給我。第一次見面時,對方穿西裝褲、花襯衫,感覺真像個老男人,但爸媽都說OK,他對我也不賴,於是,我就嫁了這個第一個相親的男朋友。

結婚前我跟先生表明不會做飯,先生說:「沒關係,我們吃外面就好。」我跟先生說我不會做家事,先生說:「沒關係,我來做就好。」於是自以為是白雪公主的我,就進入了自以為地球繞著我轉的新生活。

當時,我不知道煮飯要加水、以為白色的菜一律叫白菜、綠色的菜一律叫青菜、煎荷包蛋時還要穿長袖掛手套戴安全帽。但因為媽媽說:「別人做得到,你也可以」於是好強的我就用拼命三郎的態度,來生活和帶孩子。

為了孩子悍衛這個家

先生因為工作的關係,沒辦法正常休假,所以每次休假都是帶著孩子,把我平日不准做的事不准吃的東西,通通做一遍,然後拍拍屁股收假走人,留下一個每次他休假就生病的孩子給我收爛攤子。等孩子病快好的時候,先生又休假回來了。就這樣周而復始的循環,我越來越易怒,跟先生和孩子也越來越有隔閡。

就在那時我聽到先生與一位女性下屬過從甚密的傳聞。崩潰之餘,好強的我很快振作起來,心想:「我不容許有人這樣欺負我,我要為了孩子悍衛這個家。」於是我積極地逼問先生,打電話約對方見面,甚至請假一個月帶著孩子,跟著先生調差到外地好盯著他。

外女來電揭露不軌

在外地生活日子無聊,於是我找了間教會想拓展人際。就在那時,我第一次聽到學園傳道會,第一次聽到與讀到「走過婚姻風暴」相關的錄音帶及書籍,裡面說要敬重順服先生、即使先生有200個錯我只有2個錯,我也要為我的錯去認錯道歉,這樣的思考模式帶給我很大的衝擊,但我心裡實在不認同也不甘願。

先生的事很快的結束,然後我們好像相安無事的繼續生活著。直到結婚第七年生完老二的那年除夕,我接到一個陌生女子來電。她囂張地揭露她與先生的不軌,並要我趕快滾蛋,因為她才是先生的真愛…。我忘了那年除夕我是怎麼活下來的。因為那種悲痛、傷心、絕望、羞恥、自我懷疑、憤怒、無邊無際的恨意,讓我每天都想離婚或自我了斷。

想要享受愛的滋味

先生快刀斬亂麻地做了切割,但外女不放手,不斷騷擾我,打電話、跟蹤、寫信、寄照片、甚至到我工作的單位去鬧得滿城風雨。我一心求去,但媽媽說:「天下的男人都一樣,下一個男人不會更好,把孩子好好帶大再說吧!」於是,我這一蹲又是15年,繼續過著表面上相安無事、暗地裡卻波濤洶湧的生活。

2年前因為參加婦女事工舉辦像這樣的餐會活動,讓我再接觸到學園,當時我簡直欣喜若狂。我想是神憐憫我,不讓我虛度此生,要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於是,我積極加入小組。當時我只有一個信念:婚姻生活不該是如此無味、無奈、無助、無聊的,我不甘願更不甘心,就這樣過完這一生。我想要再次享受愛的滋味,如果我不能指望先生給我我想要的美好,那我願意學、我願意做,就從我開始。

拼命學習夫妻相處之道

進入小組真是如同進入了桃花源,是一個全新的世界,是我從來沒有聽過的關於婚姻、家庭、親子的觀念和思想。我像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一樣,拼命地學習。然後回到家就拿先生做活體實驗。

我學到:

第一、改變從我開始、管好自己的嘴巴:這件事超級難的,剛開始時我常常憋到胃痛;第二、要控制自己的心思意念,不讓心中的猜疑擴大;第三、要儲存愛的存款、捨己,願意以先生的需求為優先;第四、體諒先生的不能-看透他隱藏在臉色不好或口氣不耐煩的背後原因,也許是工作太累或遇到困擾;第五、不追查先生的行蹤、先生有朋友來電時我會離開不聽他與朋友對話、也不看先生的手機、皮夾及私人物品。

小組充電重新得力

剛開始,要把在小組聽到的這些實行出來有夠困難,我常懷疑自己為什麼要那麼狗腿、那麼卑躬屈膝、那麼丟掉自我,只為了那個曾經重重傷害過我的男人?為什麼不是他改變,而是我?甚至,常常都是我拿熱臉去貼冷屁股的自討沒趣。為了要努力做到,我每天都對自己信心喊話-因為我是智慧的婦人,我是才德的婦人,我做的是神喜悅的事,是對的事,所以要繼續不放棄。

每當有負面情緒出現的時候,正好也是我又要參加小組聚會的時間,我就到小組把滿腹委屈傾倒出來,再聽取小組長的意見和教導,也學習姊妹們的分享。就在那3個小時裡的聚會中,重新加滿勇氣、自信及滿腔的熱情,再回去繼續我的活體實驗。

有史以來最享受的婚姻生活

就這樣一週撐過一週、一個月撐過一個月、一年撐過一年,今年要進入我參加婦女小組的第3年了。我要告訴大家:我得到我想要的美好了!雖然不像年輕時那麼激情,但是現在與先生的相處非常喜樂、舒服、開心。他常只有一天休假也從外地趕回台中,只為陪我睡個覺、吃頓早午餐,然後再搭車回到工作單位去。

我們晚上睡覺時也是相擁而眠,或十指緊扣。我也把馮姐教導的肌膚之親大大地落實在生活中,時常擁抱親吻先生,與他有身體的接觸。現在是他三不五時地會擁抱親吻我,也常騷我癢逗我開心地大笑。這是我結婚27年以來最快樂最享受婚姻生活的一段時間了。

我知道未來的路還很長,我不知道明天會如何,但我知道持續做對的事、持續讀經禱告、將憂慮交給神,並保持穩定的小組聚會,這些是我該做的事,其他的就都歸上帝掌管。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