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馴服的悖逆

/柏元

小學畢業前,都覺得教會就是一個吃喝玩樂、聽故事、有獎品可以拿、滿多朋友的地方,也知道上帝只有一位,可是自己卻跟上帝沒有什麼關係。幼稚園的時候,有一次午餐時間與老師起了爭執,老師要求的事情我不想照做,自己也知道吵不過老師,又想堅持自己的意見,於是跑出教室穿上鞋子,直接逃學,任憑老師穿高跟鞋在後面追著我跑,從小時候這個事件來看,我並不是個容易順服權柄的小孩。

我就像離家出走的浪子

就在國一的時候,某一次的聚會裡聽到牧師說到浪子回頭的故事:就是一個人有兩個兒子,小兒子跟父親要家產,並離家出走去外地任意揮霍,後來卻因為花光了所有財產,最後甚至淪落到跟豬搶奪食物的地步,才想起以前在家裡過得多好,他下定決心要回去向父親道歉,和父親再次恢復關係,即便當僱工也願意。我突然發現到我自己就跟那個離家出走的小兒子好像,我與天父的關係就像故事中描述的那樣,我與他隔開了,看起來我參加了很多教會活動,但我卻跟他一點都不熟。

我想要和上帝建立親密的個人關係

我好像只能在外面靠自己的能力過日子,像是在沮喪時,要靠著給自己打氣、給自己鼓勵,或是從功課、學習才藝上取得進步的成就感,才覺得自己很棒,但自我鼓勵的效果總是很短暫,並不能真正給我安慰。
接著聽到故事後面描述那位父親,他是如何盼望著小兒子能夠回到家中,終於等到有一天看到小兒子回家了,連忙跑上前去擁抱他,與他親嘴,並預備最好的衣服與大餐慶祝小兒子回來,且將象徵兒子尊貴身份的戒指,戴在小兒子的手上。那天,我知道上帝是多麼希望我可以回到祂身邊,而我也下了一個決定,我想要和上帝建立親密的個人關係。

上帝要我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他

之後我也真的接受耶穌成為我的救主,渴望去教會聽牧師講道,參加許多教會活動,表面上看起來我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好孩子,但是還有一件事我知道,幼稚園時候的那個不是很願意順服權柄的我其實並沒有消失,在我大四下學期的時候,我開始不太喜歡上帝了,知道為什麼嗎?因為祂開始時不時戳我,跟我傳個訊息說:「把你最愛的獻給我。」咦?奇怪,我回問上帝說:「我最愛的不是祢嗎?還是哪裡搞錯了什麼?」於是上帝開始引導我看見,在我心中最愛的是什麼,我喜歡自由自在地過生活、隨心所欲安排時間、做我喜歡的事情,就是:玩遊戲、聽音樂、打球、運動等等,而上帝告訴我這種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意念在我生命中變成第一位,不可以,第一位應該要是祂,上帝要我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他。我卻回答:「你說這個要給你喔?不行」我想到的是,那我以後怎麼辦,每天生活就是充滿聚會、讀經、禱告、小組分享,打個電動也不行,我還年輕耶,要我以後無聊到死嗎?太不人道了吧。

一股溫暖的愛將我包圍

於是我便開始一場「守護領土」的抗爭,很特別的是抗爭對象居然是上帝?這樣的狀態持續大概兩個月,我不想聽、不想管、不想理他,在暑假短宣隊開始的兩週達到高峰。就在某個早上的敬拜中,一個畫面出現,那是個木質劍道場,兩個角色面對面,一個是上帝,另一個是我,向上帝揮拳抗爭了很久的我已經快沒力了,但是上帝從頭到尾都沒有向我揮拳,他只是堅定地站著注視著我,就在我也注視他的瞬間,我感受到的是一股有力而溫暖的愛將我包圍,使我戰鬥的意念全部消失,我雖然還是站著,但我的內心已低頭跪下在神面前,知道我自己錯了,在那愛中我看到自己的愚蠢,完全誤會上帝的意思,祂並不是以權能、威嚴要我服祂,而是向我顯現、並且愛我,最後依然讓我做決定,誰能拒絕呢?就在那短短的三五秒之間,我生命中愛慕的優先次序就這麼被上帝調整了。

上帝現在是我的最愛

你可能以為從此我就過著不能打球、聽音樂、玩遊戲,無聊到死的生活嗎?現在那些已經不再是我的最愛了,我已經可以輕鬆自在的拿起或放下他們,因為上帝現在是我的最愛,我可以為了上帝把這些東西都放在一旁,也因為這樣,幾個月後接收到上帝的呼召,我才能夠也願意走上全職服事這條路。現在的我還是運動、聽音樂、玩遊戲,但這些活動現在已不再把我抓住,而是我能夠管理他們。至於無聊到死的部分呢?完全沒有發生,我反而卻更享受在與神同行的生活當中,真的是很開心。

相信天父也在等待著你回家

今天我相信天父也在等待著你回家,並像故事中的父親那樣迎接你回家,他要讓你經驗一個豐盛有意義的人生,你願意來認識他,和神建立關係,成為神的兒女嗎?你可以做這樣的禱告,對他說:神啊,我需要袮,我願意打開心門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感謝袮赦免我的罪。求袮管理我的一生,使我成為袮所喜悅的人。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