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

舊事已過文/耿弘

媽媽在我五歲時過世,父親隨即娶了二媽生下弟妹,從小在家我就覺得是個孤單的外人,我學習不說話,因為多說多錯,非常的憂鬱壓抑,很怕與父母及弟妹衝突,怕他們不要我,怕被趕出家門,格格不入的感覺常湧上心頭,我很怕看到爸爸及二媽的臉色,我常常會做一個噩夢,就是在一個很黑暗的空間裡,巨大輪子急速地滾向我,我拼命地、拼命地跑,突然間掉入無底深淵,我就驚醒,全身冒冷汗,這個夢從小到大,直到結婚後仍如影隨形。

重蹈原生家庭模式

我跟太太筱芳是在大學四年級認識,她的自信、開朗、活潑、甜美的笑容深深的吸引著我,當時我立志要做一個好丈夫,一定要儘全力讓她快樂!

但是在不知不覺中,我卻把一些原生家庭的模式帶到我的婚姻裡,記得以前爸爸總是訓誡我,男人有錢,才有權,生活中也看到二媽拼命地向爸爸挖錢,但是爸爸從來不讓二媽知道自己有多少錢,所以結婚後我也拼命賺錢,有錢才能帶給我安全感,我做的決定都是以錢來做判斷的標準。最重要的是,不能讓太太知道我有多少錢,太太無法諒解為何我無法跟她說我有多少存款,雖然如此,我很喜歡閒著沒事就拿存摺出來晃一晃、翻一翻,才安心的睡著,太太因著我財務不願意向她透明,感覺很受傷。我原生家庭裡的另一個模式,是每次遇到衝突時,我總是逃避,也不敢傾吐內心的想法與感受,太太無法了解我真正的想法,所以我們的關係充滿了猜忌,不信任、與懷疑。

再加上有一次我的心情好鬱悶,就暗中下載了一個APP交友軟體,但感謝神的保守,都還沒有使用半次,就被太太發現,卻也因此爆發了婚姻危機。

婚姻危機接受耶穌成轉機

2014年4月,我們參加學園舉辦的婚姻講座,才發覺婚姻死結是有出路的,我們倆人都禱告邀請耶穌進入我們心中,隔兩個月後,我受洗了,太太就加入婦女小組,我去參加弟兄小組。當時我們兩個都在上班,我需要長期出差,當太太說她想回家帶小孩,我卻用理性的分析,說辭職不划算,小孩很快就長大了塘塞一下,因為我對收入沒有安全感,我承認孩子非常需要母愛,但我真的很怕我們的開銷太大,房貸加車貸加孩子養育費用,樣樣需要錢,我們又愛花錢。而慈愛的上帝卻重重的敲醒了我。

2016年4月中旬太太跟我說,懷了老三,當時我在大陸出差,心中非常開心,老婆每天都會帶著孩子為我禱告,祝福我早點返台,然而事與願違,我能返台的日期卻一拖再拖,五月中,寶寶有心跳但有一點點出血,老婆重感冒嚴重咳嗽,只能臥床延緩出血,她像一個病人,無法自理。腹中寶寶持續出血,兩周後的清晨,老婆簡訊說:寶寶沒了”,我狂打電話都找不到人,我慌了…。

隔天,老婆傳來簡訊:說「對不起,因為我太傷心,所以無法跟你說話,不知道要說什麼。」

這時我心裡對自己說,「你在幹嘛?你好殘忍!連自己的太太及寶寶都保護不了!」「寶寶爸爸對不起你、請原諒殘忍的爸爸、連一天都沒陪你、親吻你,抱著你入睡,你卻永遠離開爸爸的生命中!」

我寫信給太太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請你原諒我!我決定對未來的規劃是,把台北的房子賣掉,付清貸款,你就不需外出工作,有我這一份工作足以養活我們一家,搬回台南買房,離爸媽家近,也能照顧爸媽,我只要能照顧的到家裡,不會長期出差,就很滿足了! 」

老婆回信說「親愛的,真的謝謝你,願意讓我辭職,你做這個決定真的需要很大的信心與勇氣!辭去工作,我不會覺得可惜,失去與你相愛的時間,才會使我後悔,即使未來我們經濟不富裕,我也甘之如飴,因為我已經嚐到與你跟孩子在一起的滿足與快樂。謝謝你,深愛你的老婆。」

新生命新生活

感謝主去年暑假,短短兩周我們就順利賣掉臺北的房子,我辭去了臺北的工作,舉家遷到台南,做這個決定我內心很平靜,支取了神給的力量!回應內心深處的呼召,以家庭為優先。

是耶穌的愛把我原生家庭的傷痛帶走,我脫離舊有的模式,不再用爸爸的方式經營婚姻。現在我和太太財務透明,我的錢就是她的錢。我也不再用不說話來逃避衝突,而是在愛裡表達我真實的感受。

在爸爸過世後,我主動去看望二媽,也真心祝福她!而那個尾隨我幾十年的噩夢也再沒有回來攪擾我了,神改變了我的價值觀與優先次序,我不再把重心放在賺錢上,而是看重太太和孩子的需要,太太辭職全時間在家,是孩子最好的禮物,因為太太變得有笑容了,看到她輕鬆自在的照顧孩子,充滿喜樂,讓我們夫妻重回起初的愛戀,像初戀時小倆口一樣,每天吱吱喳喳說不停,真好!更讓我們感恩的是,我太太去年十月再次懷孕,寶寶在今年六月提早出生一個半月,現在卻健康可愛,我們深深的體會到神的恩典夠用,現在我在台南帶領一個學園弟兄小組,太太也帶領一個婦女小組。我們的生活充實、有意義!

感謝神透過學園弟兄小組翻轉我跟太太的破碎婚姻,三年弟兄小組幫助我學習當一個合神心意的丈夫,我很享受我與太太現在身心靈裡面,很深的和睦合一。將一切感謝歸給神!

(本文作者為前一篇「回家,更多祝福」作者筱芳的先生)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