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基督就已足夠

文/葉子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生,爸媽很依賴我,婚後常找我和先生回去吃飯或一起出遊,三不五時也會打電話找我幫忙做事,先生覺得生活被打擾,後來完全不願意跟我娘家互動,甚至我們兩人一起吃飯的時候,聽到我媽媽打電話找我幫忙,如電腦怎麼列印之類的,他都會生氣的說:「這種事情他不會自己做嗎?為什麼要叫你。」

在父母與先生之間為難痛苦

我常因為先生拒絕我爸媽而生氣,我氣著跟他說:「你為什麼不能體貼兩個老人家的心?我爸媽也沒有其他小孩可以依靠,為什麼幫個忙也不行呢?」

先生總是跟爸媽意見不合或不願意配合,讓我非常焦慮,我希望他們彼此互相接納,但往往是兩敗俱傷。去年爸媽想幫先生慶生,一直問我們想要去哪裡吃飯,但先生不想去他說「跟爸媽吃飯壓力很大,他寧願不要吃」。後來先生禁不住我的拜託,就臭著臉勉強去吃飯,席間也不跟爸媽講話,吃完飯直接走人。事後爸媽也覺得很受傷。我無法拒絕父母,怕他們傷心失望,但又勉強不了先生,夾在中間真是為難痛苦,我總覺得一定是我嫁錯人。

修復跟先生的關係

在重大的壓力下,我申請加入婦女小組,若再不找個地方訴說,我就要瘋掉了。加入小組後,小組長教導我先修復跟先生的關係,以先生的決定為優先,並且在聽了「敬重丈夫拯救全人類」的演講後,我也開始在門口迎接先生,學習做先生在意的事,勤快的收拾家裡,為他煮晚餐,用撒嬌取代說理像親愛的天使老公:「可以請你幫忙倒垃圾嗎? 」

雖然先生不一定都領情,但小組長勉勵我:「要不斷傳好球給先生,等先生的壞球丟完了,他也會回應我好球。」大概半年後,先生也開始改變,有一天先生居然說「你去問問你爸媽今天要不要一起個飯吧?」我非常感謝他願意花時間陪我的家人。

與父母設立健康的界線

我也開始學習跟父母之間設立健康的界線,不要讓他們對我過多期待的情緒掌控我,開始練習婉轉拒絕他們的要求,但每次都很不容易,都需要跟小組長求救。

上個月先生生日,爸媽想幫他慶生,但是先生不想。如果是以前,我大概又會拜託先生去赴宴,這次我決定尊重先生的決定,於是鼓起勇氣在LINE上跟爸媽說:「謝謝爸媽想幫先生過生日,但他沒有做生日的習慣,不用特別請客啦,平常約吃飯就可以了,謝謝爸媽!」竟然順利過關了。

這次的門訓提到堅固的營壘,我想我的堅固營壘是「我+基督+好女兒」。從小爸媽就多次說到我剛出生的時候哭得很大聲,奶奶還以為我是男生,雖然爸爸沒有明說,但我感覺得到他希望我是兒子,所以我期許自己能當一個比兒子強的女兒,有好的表現讓父母在家族裡抬得起頭,就算沒有生兒子也不會遺憾。所以一路認真求學有好成績,討他們歡心,最後也有了好的工作。讓爸媽有面子。我覺得要這樣才能證明生我這個女兒很有價值。

學習用真理面對父母的期待

門訓那天下班後我回家看爸媽,爸爸開始說:「唉…我這輩子最遺憾的就是跟女婿不親,只生一個女兒,你結婚了我們應該多得一個兒子才對,現在什麼都沒有。以前我對妳外公都是噓寒問暖,買他喜歡吃的東西去看他,盡量討好丈人,你們根本就不把我們放在眼裡。還有人家某某某每星期都帶自己的爸媽、岳父母全家人一起去吃飯郊遊,我跟你公婆到現在一頓飯也沒吃過。早知道就多生幾個,這樣才能有別的希望。」爸爸邊講還邊掉淚。以前我會很難過也很自責、內疚,覺得都是我不好,同時對先生感到失望跟不諒解。

那天我聽到爸爸的話,內心又開始翻騰,但我想到門訓教導的真理:我+基督就是完整有意義的人生,不需要再加入別的因素,我在心中默念「我+基督就足夠了」「我+基督就足夠了」,突然明白:爸爸要這樣講,那是他認為要與女婿、親家熱絡才是完整的人生,我不需要跟著捲進去。

我加基督就足夠了

第一次我內心沒有內疚、自責的感覺。「我不是個好女兒」或「我是不孝的」這些想法是魔鬼的謊言,欺騙我這是來自我自己的感覺,把我困在裡面控告自己。然而,這些都不是真理,我不需要跟著起舞或把它當成要幫他們完成的責任。更重要的是「我+基督就已足夠」,即使我不是兒子、即使我無法滿足父母的需求,都已經足夠了。

感謝神和門訓課程讓我更明白真理在真理裡得釋放和自由。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