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職業是家庭主婦

文/路亞

以前,我的夢想是要去一家世界五百強企業做市場行銷,我常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女人一定要經濟獨立,絕對不能依靠男人!」我也有不做家庭主婦的條件,我是獨生女,爸媽在我結婚前已經做好幫我帶孩子的準備了。

現在,我在家當上了家庭主婦,每天圍著一堆家務和孩子轉,很多人對我的評價只有兩個字:「瘋了!」但我做家庭主婦做得很幸福很滿足,我人生中做得最對的選擇之一就是做了家庭主婦。

我為什麼要做家庭主婦?

白安德·亨特是《選擇在家》的作者,有一次被問到:「博士,誰抱孩子真的很重要嗎?」白安德回答:「我經過詳細的研究,答案是肯定的。」誰抱孩子的確很重要,研究顯示,三個月到四歲大的孩子,由媽媽以外的任何人照料的時間愈長,進了幼稚園不聽話的程度愈高,攻擊性愈強。

媽媽親自帶孩子,為孩子奠定了一生最重要的基礎:安全感、健全的自我形象、正確的價值觀以及與神美好的關係,媽媽辭職回家照顧孩子,這是最有價值的投資。

孩子需要媽媽大量時間的陪伴,量是非常重要的,孩子越常看到媽媽,就越覺得有安全感。臺灣婚戀專家馮志梅講過一個比喻,對我觸動很深,她說:「在家帶孩子就像米飯,每天都需要,優質時間就像一塊五星級酒店精心烹飪的小牛排,如果孩子很餓了,你給他一塊牛排,他是很興奮很開心地吃了,但吃完之後,他還是餓的,你需要先解決他的餓,這樣他才能真實地享受到美食。」

我決定自己帶孩子除了心理學的理由之外,還有就是,媽媽親自帶孩子是神的旨意。

申命記6:6說:「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聖經沒有把這個教導兒女的權利給祖父母,也沒有給保姆。亞伯拉罕沒有幫以撒帶小孩,以撒也沒有幫雅各帶小孩,耶穌也不是祖父母,或者傭人帶大的,父母親自帶小孩是貫穿聖經的文化。

為了夫妻的親密合一,人要離開父母,這是神清楚的命令。若是我把孩子給爸媽帶,那我怎麼能確定順服了聖經上的「離開父母」這個命令了呢?

憑信心離開父母,自己帶孩子

大女兒快出生時,媽媽就說:「我來幫助你們帶孩子,你們不會帶,你們連怎麼抱寶寶都不會,你們還要工作,也沒時間。」

我很堅定地告訴媽媽:「帶孩子是我和先生的責任,不是你的責任,我們要自己帶小孩,我要當家庭主婦。」媽媽不屑一顧地說:「在家都不會做家務,你還當家庭主婦呢?」

離寶寶出生還有一個多月時,媽媽說了一套方案:「孩子出生了,我們幫你們帶,當然你們自己也要管,白天你們就去上班,晚上回來你們帶。」

我說:「媽,謝謝你,你照顧外公外婆已經很辛苦了,寶寶我們自己帶。」媽媽說:「你連自己都管不好,還要帶一個小孩。」

媽媽見我態度堅決,就不勸了,有一次,姨婆問她:「他們真的自己帶小孩?」媽媽說:「哎呀,等孩子出來了,帶不了還不是要拿回來。」

大女兒快出生時,媽媽又再次提出幫我們帶,我還是婉拒了,最後她說:「是你們自己帶,我只是說幫忙。」我說:「好的,謝謝媽媽,如果我們有不懂的地方,一定會請教你。」

我和先生商量了,為了尊敬父母,也允許他們參與一些事,就請他們幫助我坐月子,做完月子後,我們就搬回了自己家。

確認自己在基督裡的價值

一個妻子在家忙了一天,洗衣做飯打掃衛生、帶孩子,先生回到家,第一句話就是:「你在家都幹啥啦?整天閑著!」他感覺家裡的事都不是有價值的事。

女權運動之後,女人就開始離開家,到外面工作去尋求肯定,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當家庭主婦沒有任何價值,我以前也覺得只有瘋了,才會當家庭主婦。但神改變了我的眼光,我知道每個女人在耶穌基督裡都是獨特的無價之寶,「我看你為寶貴為尊貴(賽43:4)」,我的價值不是由外在的表現決定的,而是耶穌的寶血重價買來的,是無價的,如果我是一顆鑽石,就沒有必要用外在的東西去證明自己是鑽石了。

大女兒出生後,我的主要生活就是餵奶、擠奶、換尿布、做飯、洗衣服、整理房間、陪她玩,沒有任何人的肯定,看不見任何的果效,有時還會弄得一團糟。有次給大女兒洗完澡,我抱大女兒去床上的時候,不小心讓大女兒撞到了門上,大女兒哇哇大哭,先生就說了我一兩句,我當時真的快崩潰了,心裡想:「我做了這麼多,這麼累,你都看不到,沒有一句肯定,我覺得做這一切太不值得了,沒有任何的價值。」

但神很快安慰了我,我一直不斷去思考真理:「我在基督裡是獨特的無價之寶,我只需要神的肯定就可以了,人的肯定一點兒都不重要,我做在大女兒的身上就是做在神的身上。」很快,我的情緒就穩定了。

神供應我一切的需要

在我生大女兒的前一個月,我們身上也就只有少許的生活費,大概1000多人民幣。一個姐妹關心地問:「你們生產的錢預備好了嗎?」我說:「還沒有呢,但我相信神一定會預備的。」那個姐妹就和我一起禱告,求神看顧我們的需要。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們並沒有與任何人分享我們的缺乏,但就有幾個弟兄姐妹相繼打電話聯繫我們,說神感動他們要奉獻給我們錢,一周內,我們收到了約10000人民幣的奉獻。

我們下定決心順產,但後來生產時出現了一些問題,沒有順產下來又剖腹產,結果花了順產加剖腹產的錢9700人民幣,神的預備真是太即時太剛好了。

有一個姐妹,她的工作可以說是金飯碗,在一個外企做財務,當她有小孩時,她決定辭職,周圍的人都擔心他們家的經濟,她自己其實也有一些擔心,但最後,她憑信心順服了神,辭職回家全職帶小孩,結果神使她先生的工資漲了很多,她在照顧孩子和做家務之餘,兼職為幾家小公司做財務,她說:「現在每個月的收入,和我以前上班時差不多啊,神真的好信實,供應我們一切的需要。」

家庭主婦,也是有呼召的人

華理克在《標杆人生》上說:「神創造的每個人都是有著特殊使命的」,家庭主婦除了把精力和時間放在孩子身上,也要有自己的呼召,即使每天只能拿出極少的時間。儒家文化下的家庭主婦,之所以一生都抓住孩子不放手,就是她們沒有一生的呼召,孩子就是她們的使命。

神對每一個人,無論男女,都有一個具體的呼召,有的人可能是在教育領域為神發光做鹽,有的人可能是通過藝術創作來榮耀神,有的人可能是在職場上為神爭戰……。

女人的生命是有季節性的,做家庭主婦是一個季節,不管處於哪個季節,我們都可以與神給我們的呼召相連。假設我們放在呼召上充足的時間是每天10小時,那麼單身時,你就可以放10小時;結婚沒有孩子時,你可以放9小時;有了第一個孩子之後,你可以放5小時;有了第二個孩子,你可能只有2小時了……但隨著孩子不斷長大、獨立,你放在呼召上的時間也在不斷增加,當你的孩子都去上學了,你可能就有5小時了;孩子讀大學了,你可能有8小時了;等孩子離家時,你就可以把充足時間放在呼召上了。

神給我的呼召是在家庭事工,就是幫助每個家庭活出聖經中關於婚姻家庭的真理,協助完成大使命。現在我們是兩個孩子,我用在呼召上的時間差不多平均每天3個小時。我的先生特別愛我,支持我的呼召,每週二下午,他都會在家幫忙看孩子,我就可以去參加姐妹小組,和姐妹們一起分享真理,一起去改變家庭文化,協助完成大使命。平時,寶寶睡覺時,我可以寫文章、看書、網路上輔導姐妹,我覺得我的生命因著與大使命相連而倍感充實。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