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願被埋的麥子

文/麥子

「一粒麥子,它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不論過了多少時候,它仍舊是它自己,它若願意,讓自己被掩埋被用盡,就必結出許多子粒,經歷生命的奇蹟。主,我願意,主,我願意,讓自己像種子落在地裡,失喪生命必反得生命。
主,我願意,主,我願意,”放下自以為應得的權利”,在我身上成就你旨意。呼召如此崇高,種子何等渺小,定睛標竿直跑,必見神的榮耀。」

記得第一次被感動是在主日敬拜讚美時唱這首歌的時候,特別被這句歌詞感動–「放下自以為應得的權利」

那天主日先生因為腿部意外受傷之後在家休養,後來卻仍然去了外女的家…,我一邊唱一邊流淚,一邊跟上帝摔跤,問上帝,你允許我的丈夫腳受傷了,不留在家,還讓外女親自來我家接走丈夫,他是我的丈夫,不是外女的!我才是他的妻子!外女不是!這是什麼跟什麼啊?這是我應得的權利呀!為什麼是要我放下?我不懂!

但是,唱到最後我說:好吧!主!我願意!我願意!放下我自以為應得的權利。在我身上成全你的旨意,但我還是我丈夫的妻子,他還是你賜給我的丈夫!我仍然驕傲使氣的對神說,我只是暫時放下!看看祢如何來為我的婚姻狀況開路!

這是先生離世前經常在我家上演的戲碼…. 

被罪綑綁的光景

感謝主透過上學期門訓課「救贖-獻身的根據」,謝謝講員教導關於救贖,透過實境道具用繩子綁著、戴墨鏡、貼紙張在一位姊妹的身上為例子,很清楚講解奴隸的身份光景。

尤其看見那些在姊妹身上貼著代表罪的紙張,讓我想到在去年突然去世了且有外遇的先生。想到他好像奴隸一樣被那些罪綑綁著,走不出來,看見他是那麽沒有自由,是那麼的痛苦、害怕,雖然外表看來好像及時行樂,但內心卻是憂傷、沒有尊嚴,時時處在忿怒的情緒中的!

感謝神,這些在先生身上的罪就好像一面鏡子,也讓我看見我自己也有那些罪,這些罪也讓我能夠更深的體會到被罪綑綁的先生的痛苦,那麼的不自由、那麼的沒有盼望。

我記得有好幾次他對我說:「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愛上她,我不是這樣的一個人,曾經有女生睡在我身邊,我都不會要碰她。」他還說:「如果沒有她(外女)那該多好,就只有妳。」

我想起先生還在世的時候,有幾次我在半夜醒來的時候,看見熟睡在床上的先生,我常很心疼的看著他,摸著他的頭髮,小小聲的對耶穌禱告,求耶穌拯救他脫離他的罪。

不再是奴隸了

感謝神,透過講員的解說,我再一次的被提醒,清楚明白我已經被耶穌用他的寶血救贖了,已經是神兒女的身份了,不再是奴隸了,是有價值的,是被天父深愛著。

這愛讓我更能憐憫我那可憐的先生,讓我很心疼他,讓我可以無條件的饒恕他,因為他所做的他不曉得,是墨鏡遮蓋著他的眼睛,他的手腳被繩子綑綁著,好不自由,我根本就不會想再恨他了。

脫離咒詛迎接自由的新生活

聖經中路加福音第23章34節記載著,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想起先生曾經對我家暴,他事後那種內疚、懊惱、後悔,我對先生有更多的心疼和憐憫,他所做的他真的不知道!我得完完全全的承認,我必須付百分之九十九的責任,我不是在定罪我自己,只是當時上了撒旦的當。意思是,這些年來我發現,我竟然會有些享受那被打之後的感覺,因為先生會道歉,心疼我,當我看見他心痛,他會溫柔對待我,我會好喜歡那種感覺,似乎那樣我才發覺他其實很愛我、很心疼我!

令人不解的是,我似乎像上癮一樣的留戀那種感覺,雖然不想被打,而且害怕被打,但被打的時候,又會好想就被他打死,讓他可以後悔一輩子,讓他心存內疚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但是感謝主,以往那種被家暴以後,很想從他那裡得到安慰的心態已完全遠離我,我也漸漸的完全脫離那個 「癮」了!

感謝神!我身上永遠掛著神兒女的身份,可以過著神兒女的新生活,是自由的、是喜樂的、是美好的、是恩慈的、是良善的、是可以忍耐的,我是被祝福的,我已經脫離了咒詛。感謝讚美上帝!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