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順服主

文/Miya

我出生在一個爸媽相愛,幸福的家庭,因為我是早產兒,體弱多病,小時候常跑醫院,所以爸媽都把我捧在手掌心,特別是爸爸,從來沒有打罵過我,視我為掌上明珠,因此我養成非常跋扈驕縱唯我獨尊的個性。求學期間,我長得很可愛,開朗又活潑,我很聽老師的話,老師長輩都很疼愛我,只要我月考考不好,老師會偷偷叫我去辦公室重寫,好讓我過關。長大後在工作職場,也倍受主管照顧和疼愛,同事也很喜歡和我一起工作,在教會小組裡我是組長最寵愛的組員,她像是最懂我的屬靈母親,我很倚賴她、也好信任她。

我是人生順利組

結婚後,先生也是把我當作皇后般的對待。先生從來不要求我做飯,洗衣晾衣,家事他全包,還會切好水果等我回家吃,我什麼事都不用做,只要好好休息,時間到就去上班,這樣他就很滿意了,可是我卻不滿意。有一次他帶著我跟朋友碰面時,我疑心病發作,就在朋友面前搜查他的包包,看看包包裡裝些什麼,又有次,教會姐妹有需要,傍晚打電話給我,當時先生在家,我只跟先生說:姐妹在跟她先生吵架,我出去一下。於是我就出門了,留下一臉措愕的先生。但他從沒有因為我對他的不尊重而罵過我。

就這樣,我覺得我的人生雖然不是人生勝利組,也勘稱是人生順利組。因為我是個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的人,開心我一定哈哈大笑,感動難過我一定大膽掉淚不怕人看,當然,只要我生氣我也一定不客氣的發洩出來,我無法把情緒藏心底,所以我常對我愛的人發怒也覺得理所當然,殊不知,人生順利組在我的驕縱和驕傲又自我中心之下,產生了變化,我不再是被寵上天的公主,我逐漸掉入無底深淵。

我與先生的關係降到了冰點

先生因為工作需要,常常交際應酬,只要他沒有按時間回來,我就奪命連環call,先生沒有回,我就更氣,曾經有一次,我生氣的把家裡的門反鎖起來,不讓他進門,先生因為無法進門而大發雷霆,我不知所措,因此我們的關係降到了冰點,先生為了避免跟我衝突,他就比之前用更多的時間力氣在工作上,我氣到想跟他離婚,還氣到想搬出家門,但先生跟我說:「如果要搬,妳不用搬,我搬,因為妳的東西比較多,我搬比較快」,結果他工作拖延搬家,我還逼問他什麼時候要搬,現在想起來,還好,那時先生沒當真。

人際關係上的撕裂讓我痛不欲生

更慘的是,讓我非常有安全感,愛我寵我的教會小組長,忽然間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隔絕我,我問她,她都不說原因,也要姐妹都別關心我,我好像被屬靈的媽媽遺棄,切斷擠帶一樣的痛苦。

先生的隔絕跟小組長的遺棄,雙重打擊之下,天天以淚洗面,覺得關係上的撕裂,讓我痛不欲生,天天活在黑暗的洞裏,沒想到這是神拯救的開始,上帝帶我聽到了一場餐會「浪漫滿屋」的演講,才知道我是個不及格的妻子,原來在婚姻中,是我要悔改,不是先生的錯,我決定開始拯救婚姻,餐會當天還沒結束,就趕緊傳簡訊跟先生道歉,內容是:「親愛的老公,是我的錯,不知道怎麼當妻子,很對不起你!」想不到先生馬上就有好的回應,於是冷戰三四年的我們,就破冰了。

每天歡迎國王回家

我開始每天在家門口微笑迎接先生回家,到現在已經迎接先生第九年,超級甘之如飴,欲罷不能的,也等出樂趣來了,現在先生出電梯門,會先伸出手跟我玩一下,進門後就開始為他國王般的侍候,預備他愛吃的水果,擺盤奉上,還有高級精油按摩,先生特別享受我為他的頭部按摩,已經是先生睡前一定要的放鬆時刻,我也感到樂此不疲,看到先生好享受,我也好滿足。

發現生命裡隱藏的大黑洞

進到婦女小組後上帝繼續幫助我,當我以為修復了跟先生、家人、姊妹的關係,應該都沒事了,才發現原來我生命還有一個大黑洞。我雖然喜歡笑,但我只要生氣,就會講話得理不饒人、或故意放東西放得很大聲讓對方知道我在生氣,最常被我怒氣噴到的是我媽媽和小組長,但我卻覺得因為關係好也就沒關係,殊不知有隱藏的危機。

就在三年前,跟小組長約好要去一個地方,小組長突然有事,臨時喊卡,小組長明明就在處理事情,我卻因為組長無法覆行約定,我內心竟然就生出當初被先生隔絕、和被小組長遺棄的感受,我就生氣又難過的跟小組長說:「事情好像都比我重要,我感到不知所措,我裡面感覺被遺棄了」,組長驚訝地回我,「蛤,妳竟然有被遺棄的感受?」

上帝把我從大水中拖上岸

我想我這次真的代誌大條了,因為連組長不斷的跟我解釋為什麼必須取消,我卻好像斷了線一樣,一直接收不到,只完全陷在自己被遺棄的感受裡面,很像直接被大海的漩渦吸入,無力掙脫出來,還想封閉自己、否定自己,想隔絕別人自己躲起來。我竟然還跟組長說:「我看我就先不要去小組好了」這樣的話,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組長聽到後狠狠嚴嚴的一針見血的告訴我:「請節制思想,不要讓情緒感受來掌管,過去傷害你的垃圾早已經丟掉了,妳不要再去垃圾堆裡找垃圾回來聞,讓我們來練習把感受獻祭,放心,我說過我不會放棄妳。」沒想到,我聽到不會放棄我這句話,我突然好像在漩渦口要滅頂前接到救生圈了,開始有了力量游上岸,組長後來鼓勵我聽一篇講道,上帝透過講員的話醫治了我的被遺棄感,使我能重新把焦點從人轉向上帝了。

那篇講道中很幫助我的幾句話是這樣:感受是真實的,但是我對事物的解釋和反應,有時候是錯誤的,就會帶來不必要的反應,雖然感受是真實的,但是需不需要如此感受,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我的受傷常常來自於我對人事物,太過敏感,以至於有過度的反應,但是上帝要使我有一個健康清心和謹守的心,對焦在主的身上,因為神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上帝透過這段話,把我從大水中拖上岸來急救,我就醒了,可以順暢呼吸了,覺得我跟人、跟神又可以接上線了。

調整自己用正確方式表達情緒

後來我也順服的去了小組,組長對我說:你很勇敢的承認並誠實講出內心狀況,並且去面對,妳是願意向著主的,也因著你願意節制思想,這樣我們之間才可以關係好又健康,發生這件事情是好的,謝謝妳的謙卑。

曾經我已經絕望的以為,自己這輩子不會再有好姐妹,但是現在上帝加倍恩待我,把我放在更多更成熟、更彼此委身、在基督裡成長的婦女小組中,學習調整自己,用正確方式來表達我的情緒,現在,我好喜歡跟姐妹們在一起享受健康的好關係,我也覺得我的人生不用是「勝利組」、也不用是「順利組」,只求主讓我的人生是常常能夠「順服主」,我就很感謝主了!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