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要好好愛他

文/曉鈴

我的老公是牧師,曾經在教會全職牧會,後來神呼召他做自由傳道。每個星期被邀請到不同教會講道。有一年,一位弟兄找上他,請他合作音樂事工。老公一向喜歡唱歌,年輕時發過歌星夢,就欣然答應了。

無知而給魔鬼留了地步

好景不常,合作了幾年,這位音樂事工的創辦人突然過世,留下他的妻子和孩子。他的妻子為了完成老公的心願,辭掉工作,接手音樂事工。這位妻子經常晚上失眠,我老公就在電話中安慰他。當她家裡有需要時,為了表現愛心,我有時還鼓勵老公去幫忙她。當時我們根本不知道如何保護婚姻豎起圍籬,而給魔鬼留了地步。

這段時間我經常情緒不穩定,擔憂害怕這姐妹與老公接觸太頻密,會發生問題。但又覺得自己沒有同情心和憐憫之心,她這麼可憐我們怎麼可以不理她呢?我常常為了她與老公爭吵。漸漸地,我們的關係越來越疏遠。有時候老公會為了她而說謊,用各種藉口不讓我參與他們的事工。我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斷地被拒絕,被排擠在外。我真的好痛苦!沒人瞭解我的感受,身邊的人都以為我正處在更年期,喜歡疑神疑鬼。我感到孤單無助,心裡被壓得好辛苦,天天愁眉苦臉,完全喜樂不起來,總覺得自己活得不像基督徒,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發現老公外遇

聖經說:「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我偶然間發現了老公和姐妹的曖昧簡信,當時有如晴天霹靂。事情敗露後,老公親口承認自己愛上了這位姐妹,我的心有如刀割,不能相信結婚20多年的老公竟然會說出這麼傷人的話。不過他願意切斷這種不正常犯罪的關係。雖然如此,他不捨也很痛苦。

為了完成教會之前安排的幾場佈道會的講道和演唱,我答應他們可以繼續同工,只談公事不談私事。這段日子我的身心靈倍受折磨,人也消瘦了很多。心中的痛苦,不知道要對誰說,因著他是牧師,我不想讓他的名聲受損,我不敢找人幫忙,我擔心他從此再也做不了牧師,因此我上網尋求幫助。

感謝神讓我找到了網路線上輔導,輔導員給了我馮志梅的講道網站,我當天就開始聽《真愛的表達》。我越聽越感覺羞愧,原來結婚20多年的我根本不瞭解什麼是真愛。我從來沒有真正接納他,也沒有真正敬重順服他。我當時淚流滿面知道自己錯了,我沒有比先生更好,我還自以為義。我勇敢地向他認錯道歉,他卻什麼都沒說,臉色凝重,我猜不透他在想什麼。原來他當時心中正醞釀著要離家出走的事。

平靜面對老公離家出走

兩天之後的下午,趁著家裡沒人,他拿了簡單行李和護照走了。他切斷了所有的聯繫,沒有人能找得到他。我雖然慌張難過,但神讓我心裡鎮定,先聯絡了他的家人,請他們為老公禱告。那一天晚上,憂傷難過、憂慮擔心,輾轉難眠,只睡了兩個小時。感謝主,接下來的幾個晚上,馮姐的聲音每晚陪伴著我,她甜美的聲音和那安慰的話語,雖然一個人睡在一張大床上也很快地安然入睡。我天天禱告求神感動老公回來,讓我有機會重新愛他。感謝神,離家第十天他終於回來了。

由於老公離家的這幾天我大量地閱讀馨香女人專欄的見證文章,不停地聽馮姐的每一篇講道,也比平時更勤於讀經禱告。這大大的幫助我能平靜和安穩地面對先生的外遇。我可以不責備也不追問他這十天做了什麼。只是說:「回來就好了,我們重新開始吧!」我自覺過去對他的虧欠,如今可以更謙卑地對待他,愛他接納他。偶爾還是會想起他對我的傷害,我立即靠著神的恩典饒恕他。

以微笑回他的冷漠

他雖然回來了,可是變得很不開心、很沉默,對家裡的事都不感興趣。他常常自己出門跑步。我體諒他因放棄他最愛的音樂事工,才會鬱鬱寡歡。一天晚上被我發現他在廁所和外女通電話。當我拆穿他的時候,他惱羞成怒,從此對我更加冷漠了,不再跟我說話,也不跟我吃飯了。我心裡非常難受,但從姐妹們的見證中,我學會了以恩慈待他,選擇不受傷。他冷漠毫無表情的臉實實在在叫人非常難過,我學會以微笑回報他。

外女後來交上了一個男友,那男友把我先生的所作所為電郵給一間教會。教會的牧師打電話給老公查證這事是否屬實,老公只好承認了。因此教會只好取消了他全年的講道。那男友還是不肯甘休,恐嚇要公開這件醜事,讓所有的教會知道,就是要置他於死地。因此我鼓勵先生站出來向所有受這件事影響的同工和弟兄姐妹道歉。終於在一位牧師的見證下,他勇敢地面對大家,當時外女和她男友也在場,老公放下面子誠懇地向大家認錯道歉。他完完全全地切斷了與外女的關係。

選擇要好好

2013年10月期間,也是老公離家剛回來的那段日子,我報名參加了網絡小組。非常奇妙,住在美國的組長竟然從遙遠的美國來新加坡和我見面,我們有機會面對面交談,她還送了《女人別聽信謊言》這本書給我。自從參加了網絡小組,我學習了敞開自己,真實分享內在的感受。從組長的服事中,我佩服她這麼有智慧地輔導姐妹們,為姐妹解決了她們的難題。

參加了將近兩年的小組,我的生命和思想觀念改變了很多。組長常常鼓勵我們參加門訓,在微信中上載了很多美好的見證。我覺得自己好像脫胎換骨變了另外一個人。過去的我悲觀消極沒有自信,憂愁善感,常潑老公的冷水。現在的我喜歡稱讚他,肯定他,特別喜歡馮姐常對李哥說的「我還瘋狂的愛著他!」

原來愛是一個選擇,當我選擇要好好愛他,全心全意愛他,對他完全滿意,我的心就被愛充滿了,和老公的感情越來越親密,這是我從來不曾經歷過的幸福。 2015年,我非常感恩與先生第一次一起去參加了馨香女人會。接下來我們連續參加了2016和2017年的馨香女人大會,去年也參加了七月的短宣。這些都是神的恩典。

勇敢順服帶領小組

2016年過了復活節的那個星期二,聖靈感動我帶領小組,我請組長為我禱告,若這事真是神的心意,神一定會感動有需要的姐妹主動來找我。過了兩天,有個曾經和我一起上輔導課的​​姐妹突然打電話給我尋求婚姻幫助,因她老公外遇了。這是神給我的印證。可我還是覺得兩個人怎麼開始呢?我再禱告要四個人才能開始。真是奇妙!這姐妹的兩個朋友也遇到同樣問題,她們都願意加入小組。因此,我們就在2016年7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四正式開始了第一個小組聚會。當時我們是每個星期都有聚會。去年因開始另一個小組,我怕忽略先生,所以就選擇兩週一次聚會。現在的兩個小組分別是在週五和週六隔週進行。

由於這個小組還很新,姐妹們還在為婚姻努力當中。有一位基督徒姐妹的先生已離家20多年,她由於不知道真理,常常在離婚和不離婚中徘徊。當她加入小組時,我告訴她:感謝主你沒離婚。神的心意是一生一世至死不離,她非常高興,終於有人可以這麼確定地告訴她不離婚是對的。我也看見組員因願意持守真理不離婚,原本告離婚的先生撤銷了訴訟不再提離婚。她們的經歷激勵了我,也使我對於帶領小組更有信心。其實我是個怕事怕麻煩的人,我也自認沒有領導的恩賜,但是我知道順服聖靈的感動,卻帶來充滿平安與喜樂的生命。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