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對的決定

文/雅惠

結婚前,我是個熱愛工作,喜歡忙碌的人,尤其我更喜歡承接各種新的任務,來挑戰自我。老闆所交辦的事,無論有多繁雜,我總是能夠排除萬難的完成任務。在職場中,我憑著自己自認為亮麗的表現,得到了許多的肯定與讚賞,很自然的就養成了「自以為義」的個性,認為我所決定的事,就是最周全最正確的事,也完全聽不進別人的意見,即時聽了也是內心不情願的。

和先生的關係只如同室友

婚後,我的個性依然是如此,有一次先生問我:「結婚後,你還要出來工作嗎?」我回答::「當然要啊!我不可能靠你來養我,我要經濟獨立,如果我們離了婚,我才不會一無所有。」接著我又說:「我們來分配家裡的工作,你偶爾煮飯,孩子給褓姆帶,孩子我來陪,我來教,你只要負責自己的工作就好,我相信我可以成為稱職的職業婦女。」先生真的很包容我,有時我會不耐煩的對他說:「家裡的事你問那麼多幹嘛,叫你做就去做,照著做就對了嘛」,當時的我,並沒有察覺這樣子沒有甚麼不好,漸漸地,我們的關係越來越疏遠,幾乎只剩下「室友」的關係了。而這時孩子在學校裡也出現了狀況。

女兒在學校遭到同學的霸凌

我的大女兒從幼稚園開始,就和同學在相處上不開心,但那時我因為上班忙碌並沒有心思聽女兒說話,只是應付她說:「嘴巴長在人的臉上,他們愛怎麼說就隨便他們,妳不要管別人說甚麼就好啦」。然而我的這番話並沒有幫助她解決問題,上小學後她反而變得更畏縮而沒自信,後來才知道原來她被「霸凌」了,同學嘲笑她是個「胖子」,全班就會哄堂大笑,說什麼她是胖子,流汗很臭,要跟他保持距離,有時他們會不准其他同學跟我女兒玩,有一次他們還故意把女兒的考卷丟在地上踩,當我看到女兒拿著腳印的考卷回家時,我的心也跟著碎了!

我對先生的態度成為女兒的壞榜樣

奇怪的是,我發現女兒在家裡和在學校的行為表現,也出現了極大的反差,有一次,女兒對爸爸說:「爸爸,叫你做就做,問那麼多幹麼,照著做就對了」,看到這一幕,我驚覺自己的影子竟然出現在女兒身上,懊悔著自己過去所做的,不但沒有給孩子好榜樣,跟先生的關係也只剩下責任跟義務而已,我感到好大的挫敗,我是否該辭職回家?我好矛盾。

我需要改變自己,重建我的家庭

直到五年前,朋友帶我參加婦女餐會,聽到姊妹的見證分享,鼓勵媽媽回家帶小孩,在家敬重順服丈夫,我當下覺得這群人瘋了嗎?怎麼可以這麼謙卑願意放下自我,在家等先生回家,還幫先生拿脫鞋給他穿,太不可思議了,但內心又有一個聲音在對我說:「雅惠你太驕傲了,照著去做就對了」,其實我心裡一直很清楚知道,家庭比工作更重要!我需要改變自己,重建我的家庭。回家後我就跟先生討論這事,沒想到先生不但支持我辭職回家的決定,也很認同婦女小組的信念,於是我就順利的辭職了。同時,我也加入了婦女小組,在小組中我看到姊妹謙卑順服主的生命榜樣,我的心也被激勵也去做對的事。例如,有一次先生回家時, 我特地在門口迎接他,一邊拿拖鞋給他穿,一邊還說著:「親愛的,歡迎你回來!」當時的先生完全被我這舉動,嚇得僵在門口,以為我發生了甚麼事情;他靦腆的笑著說:「妳今天怪怪的。」沒想到我這樣做,卻使我們夫妻的感情拉近了一大步,兩人的心是甜甜的,那份戀愛的感覺慢慢的被找回來了。

上帝醫治了女兒心裡的傷痕

另外,參加小組後,我與先生也和女兒更親密了,每一天我先生和我都分工親自接送她們上下課,有一次,女兒上車後一句話也不肯說,我問她:「妳還好嗎?是不是有什麼心事?」聽到這裡,她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就一發不可收拾的宣洩了出來,她哭了一陣子後就邊哭邊說,我不知道我做錯了甚麼,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真的好難過。接著又開始大哭,這時我一邊抱著她,一邊也跟著她一起在車上哭,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他的情緒終於平靜下來,我們就在禱告中結束了這個事件,奇妙的是,上帝也透過這個過程醫治了女兒心裡的傷痕。

成為全職媽媽, 是我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

如今的她已經是國二生了,每天她都自律的早起,讀經禱告,偶爾為我們做早餐,然後自己搭公車上學,回家後她也會主動和我一起預備晚餐,飯後,她做好功課,設定自己的進度及進步的目標,完全不需要大人為她操心。雖然生活中我還是會有高高低低的情緒,但我知道我做對的一件事,那就是回家成為全職媽媽,是我人生中最正確的決定,也是人生最大的使命。

你也許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