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雲彩飛揚

媽媽小組見證

美夢成真

文/小熊

從孩子出生後,老公的工作便長期在東南亞及大陸,直到孩子上高中,我們都一直過著聚少離多的婚姻生活,有19年之久。我在2009年受洗,因著老公不在身邊陪伴,我有很多時間參與教會的服事及裝備課程,這些填補了我許多的寂寞。

Read more

追夢的女孩

文/小青

從小我就開始思想活著的意義,難道就是讀書升學、工作賺錢、結婚生小孩、然後老了死了嗎?

不是的,人應該有夢想,為了夢想而努力,我如此期許自己。8歲時父親公司倒閉,全家過著逃債生活,父親酗酒、母親斷斷續續賣小吃做清潔工養家,後來透過賭博賺錢。父母時常為錢爭吵,我對家庭和婚姻感到恐懼,

Read more

落難公主蛻變記

文/Winnie

我出身軍人世家,父親與三個哥哥都是軍人,我是家裡的么女兼獨生女,從小備受呵護與寵愛,每逢生日媽媽都親手為我縫製蕾絲洋裝,邀請同學來家裡為我慶生,不但訂製蛋糕,還準備禮物讓同學帶回去…。就這樣,我像個公主般地長大了。

Read more

用愛建立一個新的家 

文:芊芊

婚後,我的生活型態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主要活動地點仍在娘家,我在娘家公司上班,媽媽因為長期有憂鬱症的問題,很倚賴我,我也覺得有責任要照顧娘家,他們需要我,我怎麼能說不呢!不多久,發現女兒有發展遲緩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是在帶女兒作復健、帶媽媽去精神科看診中出入度日,自己常感身心疲累,每天下班也在娘家煮飯吃完晚餐才回家,一整天在家的時間很少,先生也不一定都在身邊,先生是消防員,工作性質需要待命無法每天回家, 家好像只是旅館回家睡覺過過水似的。

Read more

誰能想得到?我復婚了!!

文/GRACE

我是在1999年結婚的,當時不明白妻子的角色如何愛丈夫、經營婚姻,依仗自己賺錢也没比先生少,常常很強勢,對先生說話也不會温柔,自己决定一切事,不會詢問先生的意見,先生也總是悶著不説他的想法,我們之間的溝通一直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Read more

勇敢追愛

文/Cheryl

5年前先生外遇離家到大陸工作,留下我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孩子,正當我傷痛欲絕時,鄰居介紹我參加學園婦女小組。在那一年暑假組長鼓勵我參加短宣,於是我帶著興奮又期待的心參加了的高雄短宣。每天晚上的小組分享讓我大開眼界,我看到許多姊妹生命如雲彩般的見證好激勵我。

Read more

把愛傳下去–短宣扭轉了我的生命

文/sophia

在2013年的暑假,我參加學園婦女事工在高雄的7天的短宣活動,這是我第一次正式接觸到學園婦女事工的活動。報到當天是星期天,我趕到會場,馮姐的短講已到結尾,她提到:「與神連結、與人連結、與靈魂失喪的人連結」。我當時可以理解與神連結、與人連結,但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我們要與靈魂失喪的人連結?

當時的隊長要求我們在短宣時,要做到3件事「要禱告、要微笑、要有彈性」,我對第3項,「要有彈性」感到新鮮、又特別,這是我參加活動沒想過的事,但我很喜歡這樣的要求。

Read more

永恆的喜悅

文/怡君

有一天,先生和我回南部載80歲爸爸去探望二舅,車上爸爸突然說:「我最近身體衰退,整天只想念媽媽,真希望媽媽來把他帶走⋯。」

最後一口氣在何時?

接著他提到4年多前媽媽車禍從加護病房出來時,有位女牧師帶教會的人迅速趕來為媽媽臨終施洗,讓他很感動。然後爸爸欲言又止。

Read more

化躁鬱咒詛為祝福

文/微小

我罹患躁鬱症已經二十多年了,記得剛發病時,我的母親帶我去好幾處宮廟問神明,主要原因是我的行徑像個靈媒,我可以感受、甚至可以看見那些鬼、神。但是那些宮廟的神明幫不了我的忙,最後我母親帶我去精神科就診,我住進了精神科急性病房。當時,男友來家裡提親的行程被取消了,他跟我說:「我不要一個瘋子當老婆。」他離我遠去。對我而言, 躁鬱症就是一個咒詛。

Read more

我加基督就已足夠

文/葉子

我是家中的獨生女生,爸媽很依賴我,婚後常找我和先生回去吃飯或一起出遊,三不五時也會打電話找我幫忙做事,先生覺得生活被打擾,後來完全不願意跟我娘家互動,甚至我們兩人一起吃飯的時候,聽到我媽媽打電話找我幫忙,如電腦怎麼列印之類的,他都會生氣的說:「這種事情他不會自己做嗎?為什麼要叫你。」

在父母與先生之間為難痛苦

我常因為先生拒絕我爸媽而生氣,我氣著跟他說:

Read more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