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雲彩飛揚

媽媽小組見證

懂得先生的需要

文:小嫻

結婚26年來,因為煮菜所引發的對話,每每造成我們夫妻之間關係緊張和爭執,但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這菜不是這樣煮的!」「你比較厲害你來煮!」「你怎麼把菜都混在一起?」「這樣比較方便啊! 」 「不要一次煮這麼多!」「怎麼能每次都拿捏得剛剛好! 」「你要煮孩子愛吃的!」「這樣他們才不會偏食啊!」……….。

筊白筍燒焦  ...

Read more

新竹「如何與青少年相處」餐會

學園傳道會婦女事工將在4月30日(二)於新竹舉辦「如何與青少年相處」餐會。費用: 250元 (附餐盒),購票請洽徐姊妹 0918-232-050

青少年是一生中極重要的關鍵時期之一,也是追求 獨立的必經過程。

如何正確的與他們相處,引導他們邁向成熟,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本餐會適合家有青少年的父母、帶領青少年和關心孩子成長的人參加,歡迎邀請慕道朋友參加。...

Read more

 浪漫心關係    

文/小青

期待浪漫的婚姻生活

我和先生在教會相識相戀進入婚姻,在我心中,先生是個好男人,總是耐心傾聽我,使我感到被愛和重要。原以為婚後即將展開童話般幸福甜蜜的生活,沒想到第三週,公公便生病住院,我們開始奔波醫院,新婚生活頓時有了一份沉重感。

Read more

從埋怨到感謝

文/Karen

我生長在一個父母關係不好的家庭中,我從小叛逆,15歲時甚至還曾經因為霸凌同學進過看守所。我在二十多年前受洗成為基督徒,非常渴望自己能有一個新的人生,巴不得把過去那個的「我」丟的愈遠愈好。因此,當我信主之後就一直很認真地參加主日學,也參與教會的各樣服事,穩定讀經靈修。從外表看來我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好基督徒,可是,因為一些遭遇讓我的內心與神漸漸疏離。

Read more

我能愛,因神先愛我   

文/牧恩

2014年的春天,我因著先生外遇,來到了婦女小組,一心一意只想拯救我的婚姻,我雖打開心門接受耶穌,但並沒有真實的認識祂。那時剛進小組,只知道要敬重順服先生,但因為尚未經歷並了解什麼是神的愛,所以常常為自己的付出感到委屈。

修復婚姻中遭遇羞辱與被誤解

當時為了修復關係,我會傳愛的簡訊給先生,常都是被已讀不回。我也常想起以前得罪先生的地方,就傳道歉的簡訊給先生,卻換來了先生無情的的羞辱、斥責和不領情。

Read more

耶穌定義我的價值  

文/小蓉

從小學三年級開始,我的爸爸就外遇離家了。媽媽在那時信主,開始帶著我和弟弟妹妹去教會,在這樣信仰的環境裡成長,幫助我在面對問題時,用正確的原則和價值觀做決定。

夾在父母中間的為難

在爸爸離家六年時,爸爸上法院訴請離婚,當時,他單獨約我出去玩,這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Read more

原來神一直在這裡

文/路亞

女兒被傳染流感

1月份,我們全家去國外參加一個培訓。培訓中,很多孩子和大人因A型流感病毒傳播,陸續生病。我聽聞這個消息後,想到牧師曾經講到的一個應許:「……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雖有千人撲倒在你的旁邊,萬人撲倒在你的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 (詩91:1-7)

這是有一年非典型肺炎傳播,全國一片緊張混亂下,牧師講的一段鼓勵的話,他鼓勵我們宣告神的應許,不被傳染上。所以,在A流傳播中,我每天都帶著兩個孩子宣告神的這個應許,我相信神一定保守我們全家不會被傳染,我們非常的有信心。

但事與願違,會議進行一個星期左右,大女兒突然在一天中午發燒,嘔吐,退燒藥也無法使她降下溫度。小女兒也一直咳嗽。我那時感覺很無助,想:「神啊,我不是一直宣...

Read more

神的愛帶來醫治

文/柔依

在我一歲時,我的生父車禍過世了,我的母親帶著我再婚,嫁入一個新的家庭,在我心中我覺得自己是拖油瓶。特別是看見媽媽和阿婆之間的婆媳問題時,更是如此覺得,還記得,阿婆時常對於媽媽都是冷漠的,更時常和鄰居說媽媽有多不好,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阿婆曾說:「這個媳婦嫁到我們家讓我的兒子很辛苦,除了要賺錢養家,還要幫別人養小孩。」那時我就想:「如果我成為更好的孩子時,阿婆就會很喜歡我、接納我,或許她也就會喜歡媽媽,媽媽也就不會這麼委屈了。」所以我從小就很敏感,會看人臉色,努力地要討好大人。

Read more

改變,讓婚姻成長

文/Carol

以前我和先生的婚姻表面看起來幸福美滿,我們有三個可愛的孩子,全家穩定在教會聚會,也有不少服事,但當時我的心卻被一件事深深的困住了!我活在無力、愁苦、與抱怨中,這件事就是我很擔憂並且嫌棄丈夫的屬靈狀況不好,我希望他能達到我的期望,我的期望是:

1.他能主動帶家庭祭壇;

2.他對我和孩子講話不要那麼兇;

3.他能少看一點電視;多看一點屬靈書籍;

4.他對吃的品味能將就一點。

Read more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文/麥子

從小我和弟弟的關係是最好的,我們經常玩在一起。後來漸漸長大之後,我常常需要背負家裡的重擔,而弟弟則是享受家裡一切的供應。因此我與弟弟的關係就漸漸疏遠,甚至在我心中始終有一根刺,覺得太不公平了。後來甚至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平常我們都是各管各的,誰也不會找誰,只有過年期間我們才會碰面,而碰面也只是表面的客套話而已。

倚靠主傳福音給弟弟

直到我信了主,在主的愛裡經歷了生命更新,後來我又來到學園,明白了

Read more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