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雲彩飛揚

媽媽小組見證

媽媽的愛

/Amy

幾年前我的孩子落入一段不聖潔的男女關係,成為別人的外遇對象,我有如晴天霹靂,痛苦萬分!我無法接受我的孩子竟然陷入這樣的罪中,我屢勸他仍然不聽,使我傷痛欲絕,我在心裡不斷的問「神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和孩子的關係陷入僵局

當時的我非常著急,常常用真理勸導我的孩子,我跟他說:「神是輕慢不得的,你這樣做一定會受到神嚴厲的懲罰!」他聽不進去,依然陷在熱戀中,我氣急了就說:「從小到大你都聽不進去媽媽的話,你總是我行我素,還嫌我嘮叨!」他指責我說:「媽,妳像法利賽人一樣,只會定罪...

Read more

從自卑到自我接納

/淑勉

我生在傳統信仰的家庭,小時候常常因為外表而自卑,加上求學過程中常常在人際交往上受傷,所以我心中充滿對人際交往的恐懼。

不敢期待真友誼

在我剛升國一時,很快就和一個長相甜美的女生走在一起,我們在個性上很多相類似。上課第一週,老師就問大家:「已經在班上交到好朋友的舉手?」那位女生轉頭和我對視,露出可愛的微笑,然後舉手。我也趕緊把手舉起來,心裡充滿感動。心想:「天哪,她竟然把我當好朋友了!」內心自卑的我也放心的認定她就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發現,當她和其他同學互動變多,有和她更聊得來的同學出現,便開始跟我漸行漸遠。有一次,老師告訴我,那個女生急需有人幫她一起做海報,我馬上跑去幫她,但她竟然冷淡地說:「怎麼會是你,我找某某就好,不用了。」我感受到,我已經被「...

Read more

被馴服的悖逆

/柏元

小學畢業前,都覺得教會就是一個吃喝玩樂、聽故事、有獎品可以拿、滿多朋友的地方,也知道上帝只有一位,可是自己卻跟上帝沒有什麼關係。幼稚園的時候,有一次午餐時間與老師起了爭執,老師要求的事情我不想照做,自己也知道吵不過老師,又想堅持自己的意見,於是跑出教室穿上鞋子,直接逃學,任憑老師穿高跟鞋在後面追著我跑,從小時候這個事件來看,我並不是個容易順服權柄的小孩。...

Read more

脫離自我中心~從自私到關愛

文/ 胡瑋倫

我是在從事木材加工的家庭長大,從小一開始,我們家三個孩子就在工廠裡面幫忙,三姊弟從搬運木材、挑選、切割、分類,到製品的去蕪存菁,包裝與出貨無一不精。小時候的回憶都跟工廠連在一起。附近的孩子們要玩都知道要到工廠找我們,有時候為了讓我們早點完成工作一起玩,他們也會一起加入工作的行列,真是辛苦他們了。

自我膨脹...

Read more

活下來,因為我是美好的創造

/明柔

小學高年級的我,是一個充滿正義感的小女生。有一次,班上女生分成兩群對立,我就自己私底下當和事佬,傳紙條給兩邊。對A說:「我們跟B和好嘛!他們也不是故意要這樣的…。」對B也說同樣的話。但換來的是他們吵得更兇。我好希望正義能得到伸張,並且使大家和平相處,但事情往往不如我所想的那樣順利,使我非常無助跟失落。

缺乏愛與安全感...

Read more

饒恕帶來醫治(二)


/莉莉

我的爸爸媽媽在我小時候的印象常常上演全武行,我爸有時候吵不過我媽,就一拳揍下去,我媽去報警,不過通常不了了之,因為我爸當時是警察。

我和弟弟開始逃家

爸媽離婚後我跟著爸爸,我只要做不好做不對,或遇到爸爸心情不好,都會被打,我常痛到躲在桌子底下狂哭,不只爸爸,爺爺奶奶和我爸再娶的後媽,也是用打的方式來管教我和弟弟,我和弟弟活在家暴的家庭裡,常常是被打的舊傷好了一點,沒多久又有新的傷口,周而復始,那個傷口不只在我和弟弟的身體上,也留在我們的心裡。我常想以前沒有家暴113,否則我們應該是被社福關心的小孩。那時候我弟為了不被打,從國小一年級就開始逃家,我是從國中就開始逃家,家對我們來說是可怕的地方。...

Read more

饒恕帶來醫治(一)

/莉莉

我母親在我小一時跟父親離了婚,從此她就離開我們家,直到長大後,我心裡有深深地被遺棄感,雖然可以如一般正常跟我媽媽談話,但是我一直壓抑我對她的不諒解和憤怒。

與媽媽之間有一道高牆

每當聽姊妹分享跟媽媽的關係,我就會刻意迴避這部分的話題和感受,甚至我覺得我可以不用有媽媽也沒關係,從小她的缺席我不在乎。但是表面上的不在意其實很在乎,也因著內心有創傷和不饒恕的罪,使得我跟媽媽之間好像有一道又高又厚的高牆,媽媽對我來說沒有溫度也沒有感覺,看到很多人愛媽媽的心,我無法體會愛媽媽是什麼心情,因為我已經把它壓得太深太深,逃避是我的選擇,深怕拿出來面對我會痛不欲生。雖然我會跟媽媽...

Read more

我是新造的人

/Cindy

從小我在一個打罵的家庭中長大,到了青少年變得非常叛逆,時常翹家蹺課和一群愛玩的孩子混在一起。有一次爸爸為了禁止我出去,用刀割傷了我的腳,因此我心裡充滿了恨,一心想要逃離這個家。上了高中我交了男朋友,爸媽非常反對,他們覺得我年紀太小,而且對方離過婚,但我一心夢想有個屬於自己的家,因此我不顧他們的反對就結婚了,並生下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兒。但不成熟的我們,在不斷的爭吵中,最後以離婚收場。...

Read more

我從強勢變成溫柔  

/阿良

我有四個小孩,參加學園小組兩年多。以前在婚姻中,我沒有安全感,對先生凡事掌控。非常的強勢!

他順著我,我就得意洋洋;他若不照我說的做,我會生氣碎念沒完沒了。久了先生也受不了,甚至曾經離家出走。我們常談離婚,但一直無法達成協議。我曾經想結束生命,但為了爸媽,我不能死。我就想到是不是在先生喝酒的酒杯裡加安眠藥讓他猝死…,當時的我真像鬼魔附身,好可怕!...

Read more

是誰陪我走過

/秀月

國中二年級體育課的一場意外,奪走了我的視力。家人帶著我遍訪所有權威的視網膜醫生,花盡了家裡所有的積蓄、甚至跟親友借貸,但事與願違,經過幾次的開刀,還是宣告失明,於是家人轉而帶著我到處求神問卜,台語說有神拜到沒有神,依然沒有神蹟發生。

遇見耶穌的開始

當時我心裡充滿了恐懼和害怕,對未來完全沒有任何的盼望,心裡有千百萬個不願意接受自己是一位盲人。身邊有些親戚會說:這可能是你前世的業障,就接受這樣的宿命吧。我聽了心裡很不舒服。...

Read more
error: